卞仲耘(简介、信息、个人资料)

卞仲耘(简介、信息、个人资料)插图

卞仲耘(1916—1966),女,安徽省无为县人,原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党总支书记、副校长,她是“文革”发生后北京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已故中共元老宋任穷之女、文革时全国闻名的红卫兵宋彬彬(即宋要武),上月曾就文革期间批斗老师行为,向母校老师和校领导致歉,惟当年被批斗致死的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近日发声明痛斥道歉虚伪,拒绝接受。

基本资料

中文名:卞仲耘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出生地:安徽无为

出生日期:1916年

逝世日期:1966年8月5日

职业:原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党总支书记

信仰:共产主义

人物简介

卞仲耘(1916—1966),1916年生于安徽省无为县,女,中国共产党党员,原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文化大革命”爆发后,1966年6月,她被划为“四类干部”并在会上斗争。1966年8月5日,她被该校红卫兵学生打死于校中,卞仲耘是北京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1937年初夏,卞仲耘高中毕业,当了3个月的小学教师,一边补习中、英文和数学,准备再考大学。

1938年春天,卞仲耘随同安徽省芜湖女中师生迁移到长沙,倾向进步的卞仲耘来到八路军驻长沙办事处,提出了去延安抗大学习的请求,当场填写了表格,她很快来到了武汉投身抗日宣传,错过了去延安的机会。但是卞仲耘希望去延安投身革命的热忱给八路军办事处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中共党组织将她作为培养对象,经历武汉会战后,卞仲耘所在战地服务团进入国民党第31师进行宣传,逐渐转至大别山区。战地服务团中有许多中共党员,他们的言行深深地影响了卞仲耘。

进入1

艰难控诉

1973年,卞仲耘得到了一个“没有问题”的“结论”。她的死被当作“在工作时死亡”处理。学校的“革命委员会”依照有关规定,给了卞仲耘家人400块钱。

1976年,毛泽东病故,江青等“四人帮”被逮捕,一年后,开始了审慎缓慢的否定文革的过程。

1978年,北京市西城区委员会给卞仲耘开了追悼会,为她“昭雪”。王晶尧一再要求,用那400块钱在卞仲耘曾经工作和被打死的学校里建一块碑或者种一排树表示纪念。而他的努力一直没有结果。

但同时,王晶垚也开始设法通过法律的途径,为妻子讨回公道。

1979年4月,他向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人民法院提交控诉书。除了要求调查和处理直接的杀人凶手;并控告一个曾因跟人私怨在“斗争”卞仲耘大会上制造伪证的外校人员,以说明卞仲耘有男女关系问题。然而,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却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原因是“追诉时效期限”已过。

1989年1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家庭状况

卞仲耘与丈夫王晶垚生有四个孩子,一男三女。

王晶垚当时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近代史所工作。卞仲耘死后,9岁的小女儿发现,父亲王晶垚睡的草席的边沿都被咬碎了。而在妻子被害的第二天,王晶垚到西单商店买了一架120照相机,拍下了妻子布满伤痕的遗体。他把妻子遇难时的东西都保留了下来:一件沾满血迹、用黑墨写上“打倒”二字的白色短袖衬衣,一条沾有粪便的裤子(她被打得失禁),一块表链被打得扭曲的手表,时间停摆在3点40分,1966年8月5日3点40分。一年后,王晶垚在家里的柜子里为妻子布置了秘密纪念堂。柜子的门是关紧的,但里壁贴着卞仲耘的照片,照片前供着鲜花。

2006年1月27日,摄影家贺延光访问已经85岁的王晶垚,尽管当时距卞仲耘遇害已过去整整四十年,王晶垚面对前妻卞仲耘的遗像,仍不禁黯然神伤;贺延光以相机记录下这一时刻,这便是其代表作之一《伤痛四十年》。

遇难纪念

目击并身历其境者言:纪念卞仲耘殉难40周年

作者:林莽

悲逢北京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殉难四十周年之际,她的老战友和丈夫王晶垚先生约我写一篇实录,以资纪念。

卞氏乃北京文革罹难之首者。继其后,全国又有千千万万无辜者惨遭迫害。此实我国自古未有的空前浩劫!我作为当日的目击并身历其境者,能不感到痛心疾首?于是奋起秉笔直书,仅欲言予幸存世上的未亡人。

1966年6月初文革工作组进校后,某日中午下班时分,我经过校门口的会客室,看见卞仲耘、胡志涛两位副校长及其他几位校领导在里面,可能是在开完批判他们的会后,呆在那里等学生走完再走。有一印象给我很深,那就是卞仲耘校长脸上的笑容。我心想:“这时,她还能面带笑容,可见压力不大,比我这个右派强。”而工作组进校第二天就叫我去听训示:“老老实实接受劳动改造!上午可以在图书馆工作,下午打扫大操场及全校男女厕所……”我听了,心情是沉重的。

没想到,时间未隔多久,情况却

拒绝道歉

已故中共元老宋任穷之女、文革时全国闻名的红卫兵宋彬彬(即宋要武),2013年12月就文革期间批斗老师行为,向母校老师和校领导致歉,惟当年被批斗致死的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发声明痛斥道歉虚伪,拒绝接受。

声明全文:

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王晶垚

1966年8月5日下午,师大女附中(现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红卫兵以“煞煞威风”为名在校园里揪斗卞仲耘同志。红卫兵惨无人道地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卞仲耘同志,残暴程度令人发指!

下午3点钟左右,卞仲耘同志倒在校园中。她遍体鳞伤、大小便失禁,瞳孔扩散,处在频临死亡的状态。红卫兵将卞仲耘同志置放在一辆三轮车上,身上堆满肮脏的大字报纸和一件油布雨衣(这件雨衣至今我还保留着)。在长达5个小时的时间里,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拒绝对卞仲耘同志实施抢救(邮电医院与校园仅有一街之隔)。直至晚上8点多钟卞仲耘同志才被送往邮电医院,人已无生还可能。

卞仲耘同志死亡第二天,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