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邦华(简介、信息、个人资料)

蔡邦华(简介、信息、个人资料)插图

蔡邦华,著名的昆虫学家,农业教育家。是我国早期昆虫生态学学者之一,在实验生态学和农业昆虫生态学上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是我国昆虫生态学奠基人之一。他在昆虫分类学上,发现了150余个新种属,涉及等翅目、直翅目、鞘翅目、鳞翅目和同翅目五个目。他积极倡导害虫综合防治思想,并在生产上发挥了作用。

基本资料

中文名:蔡邦华

国籍:中国

出生地:江苏省溧阳市

出生日期:1902

逝世日期:1983

职业:昆虫学家

毕业院校:日本鹿儿岛高等农林学校

生平

昆虫学家,江苏省溧阳县人。1923年毕业于日本鹿儿岛高等农林学校(现称鹿儿岛大学)动植物科。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对于螟虫的发生、防治与气候关系的研究,创立了一套害虫预测预报制度;对于谷象发育与温湿度关系的研究,分析出其猖獗发生的最适度,解决了害虫猖獗长期争论的问题;关于五倍子的研究,查明了中国产的不同五倍子及产生不同五倍子的不同倍蚜种类和特性,为五倍子的人工生产提供了科学依据;提出了松毛虫及白蚁的综合防治方案;进行了直翅目、鳞翅目、鞘翅目、同翅目、等翅目等5个目的分类学研究,发现了许多新属、新亚属、新种、新亚种。奠定了中国森林昆虫学研究的基础。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二十年代最年轻的教授

蔡邦华(1902-1983),江苏溧阳人。生于1902年10月6日,卒于1983年8月8日,享年81岁。昆虫学家、农业教育家,中国昆虫生态学的奠基人之一。

蔡邦华于1920年东渡日本

卓著贡献

蔡邦华是我国最早从事昆虫分类学研究的学者之一。在直翅目、鳞翅目、鞘翅目、同翅目、等翅目5个科目的研究上,都有突出贡献。为我国昆虫分类增添了新属、新亚属、新种团、新种和新亚种共达150个以上,并撰写了我国第一部《昆虫分类学》(上、中、下)专著。他早年对螟虫、蝗虫分类上做了许多工作,发表了《螟蛾类概说》、《中国蝗科新种报导》等论文。在抗日战争时期,对同翅目中五倍子蚜进行了深入研究。他经过几年的调查,不仅查明了不同五倍子和不同倍蚜的关系,并且进一步研究了各种倍蚜的形态特征及其中间宿主,为人工培养五倍子探索了一条途径。这项工作曾由英国李约瑟博士推荐发表于伦敦《昆虫学报》上。50年代对鳞翅目中松毛虫做了大量工作,查明我国松毛虫类共有78个种和亚种,其中隶属于7个属,发现了20多个新种、新亚种,其中为害严重的有6种,即马尾松毛虫、赤松毛虫、落叶松毛虫、油松毛虫、思茅松毛虫和云南松毛虫等。

60年代蔡邦华研

综合防治

蔡邦华早在30年代就注意到了害虫的综合防治问题。1935年发表了《解决农业害虫问题之途径》,1936年发表了《齐泥割稻以治螟患之例证》,1937年的《秋化稻苞虫之天敌性别及其他几种性状之考查》,1950年的《提高农业生产运动中对于冬季治螟的意义和应有的认识》等等提出了利用农业措施、利用天敌进行治理害虫的思想。1962年美国著名的女生态学家蕾切尔·卡逊发表了一部有关环境科学的著作——《寂静的春天》,她严正指出,防治害虫必须要在保持各种生物互相平衡的基础上进行。过去由于滥用化学农药,人们在杀死害虫的同时,无意中也破坏了生物间的平衡,并且还导致更加严重的虫害。害虫对于农药产生了愈来愈大的抗性,而天敌都被消灭了,因此害虫就会失去控制而大量发生,危害也就更加严重了。而且滥用化学农药会造成环境污染,损害人的健康,对于社会影响也很大。这些论点一方面证实了蔡邦华以往在害虫防治上的思想,另一方面又给他以新的启

求是精神

蔡邦华在近60年间,除了教学之外,在昆虫学多方面的研究都做出了巨大成绩。主要学术论文和著作已经发表的有100篇。他在工作中和在处理学术上不同意见,都能发扬民主。他主张在学术上,无论老少亲疏,人人都有发言权。他能容纳不同的观点,允许别人有自己的看法,并且一旦发现别人的意见是正确的,他绝不会由于自己是师长而拒绝。关于松干蚧学名的争论一直是很激烈的,他认为我国沿海的松干蚧雌性成虫触角为9节,与日本桑名伊之吉鉴定的不同。但他的学生杨平澜教授却认为两国松干蚧是同一种。1980年蔡邦华亲自从日本带回原产地松干蚧的标本,重新进行检查,才发现桑氏记载确有错误,结束了这场争论。1981年初,蔡邦华在云南昆明召开的森林昆虫学术讨论会上,公开修正自己的观点,并且宣布杨平澜先生的论点是正确的。这一行动给了在坐的同志很深的教育。

蔡邦华对祖国怀有强烈的感情,热切希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的统一。1983年他病重住院

简历

1902年10月6日 生于江苏省溧阳县。

1917年 毕业于溧阳县立小学。

1920年 毕业于江阴县南菁中学。

1924年 毕业于日本鹿儿岛国立高等农林学校(现称鹿儿岛大学)。

1924—1926年 任国立北京农业大学(今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1927—1928年 第二次赴日本,在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研究蝗虫分类。

1929年 任浙江省昆虫局高级技师,不久转入浙江大学农学院任教。

1930—1936年 赴德国,在德意志昆虫研究所和柏林动物博物馆研究昆虫学,并在国立农林生物科学研究院学习昆虫生态学。在此期间考察欧洲九国。随后入慕尼黑大学应用昆虫研究院研究实验生态学。

1937年 回杭州,任浙江省昆虫局局长。

1938年 在浙江大学任教。

1940—1952年 任浙江大学农学院院长。

1953—1962年 任中国科学院原昆虫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1962—1983年 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1983年8月

主要论著

1 蔡邦华.我国当设植物检查所之管见.中华农学会报,1923,29.

2 蔡邦华.螟蛾类概说.中华农学会报,1926(50):1—11.

3 蔡邦华.鳞翅目幼虫研究纪要.中华农学会报,1927,58:39—52.

4 6 蔡邦华.应用昆虫学最近的趋向.昆虫与植病,1933,1(1):5—12;1(2):40—44;1(3):58—62;1(4):87—93.

7 8 蔡邦华.害虫猖獗之预测.农报,1934,1(7):158—161;1(8):182—184,1934.

9 11 蔡邦华.本年浙江省扑灭松毛虫实施步骤.昆虫与植病,1937,5(15—16):314—317.

12 蔡邦华.竹蝗与蛗螽之猖獗由于不同气候所影响之例证.病虫知识,1941,1(1):3—9.

13 蔡邦华.米象猖獗受营养之影响.病虫知识,1941,1(2):26—31.

14 蔡邦华.五倍子之研究(二)共栖倍之观察.广西农业,194

蔡氏纵谈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蔡晓明

蔡邦华院士以刻苦、奋进、执着的敬业精神,完成了《昆虫分类学》的出版[全书三册:上册(31万字,1956年)由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中册(40万字,1973年)和下册(40万字,1985年)均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本书阐明了分类概念、理论,建立了新分类系统,内容丰富,涵盖面广,是我国几十年来最全面、最系统的一部昆虫分类学专著。

创建了昆虫分类学的新系统

蔡氏早在上世纪20年代执教大学时就开始了昆虫分类学工作,几十年来总览世界昆虫分类学发展历程和学科前沿,以其渊博的学识,审视了中外昆虫分类所有重要著作,科学地创建了昆虫分类的新系统。这一系统将昆虫由低级到高级分为四级序列,即:两个亚纲(无翅亚纲和有翅亚纲)、三大类(非变态类、不全变态类和全变态类)、十类(原尾类、蜻蜓类、蜉蝣类、蜚蠊类、直翅类、半翅类、鞘翅类、脉翅类、长翅类和膜翅类)、三十四目(古生昆虫除外)的分类系统(亚纲—

浙大之缘

作者:蔡恒胜

2007年是家父蔡邦华诞辰105周年。我这是第一次写纪念父亲的文章,拿起笔心情就很沉重。有人讲父亲似高山,母亲如流水。我眼中的父亲确是需要仰望的高山,他的一言一行影响着我的一生,伴随着我的成长,教导着我怎样做人,做事,做学问。同样,他那脚踏实地、注重科学实践的意愿与信仰也在影响和改变着周围的人们。

最近读到2006年5月7日《人民日报》“用一生做好一件事——记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陈剑平”的文章,该文叙述了一位年青的植物病毒防治专家陈剑平的先进事迹。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1985年,陈剑平从浙江农业大学毕业,老教授唐觉的临别赠言改变了他留校的主意。唐教授送给他的4个字“学以致用”,是唐教授1941年毕业时,当时的浙江大学农学院院长蔡邦华先生送给他的,这4个字影响了唐老一生。也因为这沉甸甸的4个字,让陈剑平决心从事农业科学研究,来到了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也正是这沉甸甸的4个字,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