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沅(简介、信息、个人资料)

李星沅(简介、信息、个人资料)插图

李星沅(1797(丁巳年)—1851),字子湘,号石梧。湖南湘阴(今为汨罗)人。清道光进士。曾任兵部尚书、陕西巡抚、陕甘总督、江苏巡抚、云贵总督、云南巡抚、两江总督等职,参与禁烟与鸦片战争抗英,并有文才,时号位湖南“以经济而兼文章”三君子之一。有《芋香山馆诗文集》、《李文恭公奏议》、《李文恭公全集》、《李星沅日记》等存世。

基本资料

中文名:李星沅

别名:字子湘,号石梧

国籍:中国

出生地:湖南湘阴

出生日期:1797年

逝世日期:1851年

职业:清朝大臣

主要成就:道光进士,授编修

代表作品:《李文恭公全集》、《梧笙馆联吟初辑》

人物简介

李星沅,字子湘,号石梧。清嘉庆二年(1797)生于湘阴县高华冲(今汨罗)。清末总督、兵部尚书。5岁入塾,12岁应童子试,人称“神童”。嘉庆二十二年郡试第一。道光五年(1825)中举,十二年中进士。次年授翰林院编修,赐文绮,委四川乡试正考官。十五年督广东学政,充会试同考官,道光十八年简授陕西汉中知府,同年升河南粮储盐法道,授按察使。二十年授陕西、四川按察使与江西布政使,次年调江苏布政使兼理臬篆。二十二年擢任陕西巡抚,署陕甘总督。时朝议下达陕西仿铸回钱,李疏陈利弊,不如整顿官库,朝廷准奏,收效显著。二十五年调任江苏巡抚,疏陈漕务积弊,严惩奸吏,根除陋习,不但利国而且利民。复调云贵总督,并署云南巡抚。他大力整顿边防,严惩腾越镇总兵的以权谋私,因功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三月调任两江总督。当时,第一次鸦片战争才结束,广州人民为反英法正开展罢市斗争。江南半壁,人心惶惶,南京是不平等条约签署地,引人注

成长为官

道光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十五年,督广东学政。粤士多健讼,檄通省籍诸生之干讼者,牒报诇治之,士风以肃。任满,授陕西汉中知府,历河南粮道,陕西、四川、江苏按察使。在川、陕严治刀匪、啯匪,屡擒其魁置之法。迁江西布政使,调江苏。二十二年,擢陕西巡抚,署陕甘总督。二十五年,调江苏巡抚。

二十六年,擢云贵总督,兼署云南巡抚。先是,永昌回乱,迤西道罗天池滥杀,不分良莠,众回益扰。总督贺长龄、提督张必禄急於主抚,降者辄复叛。至是,缅宁匪首马国海被剿亡走,潜结云州回马登霄、海连升等复起事,迤西大震。星沅追论肇乱之由,长龄、天池并获谴。二十七年,遣兵进剿,解散被胁回众,首逆就歼,馀匪肃清。诏嘉其功,加太子太保衔,赐花翎。

两江总督

寻调两江总督。星沅未第时,客陶澍幕中,为掌章奏。又历官江南,习於盐、漕、河诸利弊。时度支告匮,廷臣主南漕改徵折色解部,於北省采买。星沅谓折多徵收不易,折少采买不敷。谷贱银贵,民间展转亏折。且州县藉端浮勒,胥吏高下其手,防之皆难。迭疏论列,议遂寝。淮盐自陶澍整顿之后,历年又多积欠。星沅疏陈引盐壅积、课款支绌情形:“揆厥所由,官以畏难而因仍,商以畏难而取巧。成本增於杂费,行销滞於售私,年复一年,几同痼疾。先当以内清场私,外敌邻私,为急则治标之计。本年回空粮私,奏请查禁。其川私、垦私、潞私、浙私,均咨行堵缉。又引船夹带,为害最钜,扼要搜查,於扬州仙女庙及江宁下关缉获百馀万斤,提省审办。他如慎出纳,提缓课,派悬引,删繁文,配运残引,提售新盐,裁浮巡费,禁捏报淹销,酌议章程八条,以图整理。”疏入,下部议行。

旧制,总督兼管河务,自道光二十二年后停止,至是复命兼管。会兼署河督,疏请严禁厅员聚处清江,饬各归

人物晚年

三十年,宣宗崩,赴京谒梓宫,复以母老陈请归养。会广西匪乱方炽,起林则徐督师,卒於途,命星沅代为钦差大臣。是年十二月,抵广西,驻柳州。时左右江匪氛蔓延,诸贼尤以桂平金田洪秀全为最悍。巡抚郑祖琛、提督闵正凤皆以贻误黜去,周天爵、向荣继为巡抚、提督。二人者并有重名,负意气,议辄相左,星沅调和之,仍不协,军事多牵掣。

咸丰元年春,向荣进剿,贼由大黄江、牛排岭窜新墟、紫荆山。星沅檄总兵秦定三、李能臣率滇、黔兵追蹑,贼复窜武宣。荣、天爵各进击,贼踞东乡,两军攻之不克。星沅以事权不一,奏请特简总统将军督剿,诏斥其推诿。寻命大学士赛尚阿率总兵达洪阿、都统巴清德赴湖南防堵,将以代之。赛尚阿至湖南,遂授钦差大臣,赴广西督师,命星沅回湖南治防。四月,星沅力疾赴武宣前敌督战,至则已惫甚,数日卒於军。遗疏言:“贼不能平,不忠;养不能终,不孝。殁后敛以常服,用彰臣咎。”文宗览而哀之,依总督例赐恤,赐金治丧,存问其母,子二

雅好藏书

道光十二年(1832)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道光十五年,督广东学政。任满,授陕西汉中知府,历河南粮道,陕西、四川、江苏按察使。在川、陕严治刀匪、啯匪,屡擒其魁置之法。迁江西布政使,擢陕西巡抚,署陕甘总督、调江苏巡抚、擢云贵总督兼署云南巡抚。家藏书丰富,多藏内府刻本书及武英殿聚版书,刻写、纸张、印刷、装订皆精美,其子李桓(1827~1891),字叔虎,号黻堂,官江西布政使,俸钱所入,全以购书,凡得10余万卷,藏于“海粟楼”中,编纂有《海粟楼书目》李氏藏书在清末至民国初期一直保存基本完好,流散不多,但在抗战前,迁徙四处以躲战乱,犹藏于长沙城东“芋香山馆”还有不少古籍,直到抗战中终于未能逃脱日军战火,大多为日寇所毁。

影响

对于一个跨越清中期与晚期(进入近代史)的李星沅,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重要人物,对其家族亦然。因李星沅受学术界关注不大,李星沅的事功、文学才能、书法才能,与同时代人物的关系,对于研究晚清史将有重要价值。其有关史料是研究晚清政治历史的重要史料。现有的史料不够,可以深入挖掘与之有关的族谱、碑刻、书札、匾额、同时代人物的书札与诗文等。李星沅家族人才辈出,其家族源流与传承及在文学上的成就都可以进行研究。其私宅芋园是长沙古城少有的几大私家花园之一,对于研究长沙古代园林也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赞 (0)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