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宝忠(简介、信息、个人资料)

陆宝忠(简介、信息、个人资料)插图

陆宝忠,字伯葵,原名尔诚,字易门, 江苏太仓人,道光三十年七月初六日(1850年8月13日)生。其父为举人,曾官刑部郎中。宝忠光绪二年(1876)中进士,朝考改庶吉士,次年散馆授编修,旋丁父忧。

基本资料

中文名:陆宝忠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850

逝世日期:1908

个人履历

陆宝忠(1850~1908)字伯葵,城厢镇人,清末教育家。光绪二年(1876年)进士。先后授庶吉士、编修等职。光绪十一年,任湖南督学使,后历任少詹事、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兵部右侍郎等职。二十六年,出任顺天学政。他疏请整顿教育,广设学堂,被朝廷采纳并付诸实施。三十一年,又疏请设立文部,管理自京师大学堂、译学馆以下的各省学堂。他主张加强职业教育,多设商、农、工、蚕、林学等科目,使青少年学有一技之长。三十二年,任礼部尚书。三十三年,御史赵启霖因谏被革职,他十分同情,疏请朝廷应广开言路,严禁党援,使更多的忠良能为国效力。同年9月,光绪帝下令禁烟,他奉旨离职戒烟,三年乃绝,复职后不久谢世,终年59岁。

人物生平

八年、宝忠充国史馆纂修。十一年至十四年、任湖南学政。其间巡视诸多府县学事、监临闱场、整饬考风。十二年春、宝庆府童试、有童生刘鹏程者、贿买本地有关人员通同舞弊、宝忠亲自研鞫、并将案情函告省宪。时按察使菘蕃意在为案犯开脱,而巡抚卞宝第支持宝忠,以惩一儆百,定案鹏程流罪,涉案其他人员或充发,或革职。湘中武试弊情尤重,当地有关人员借以网利,不愿查究,而宝忠坚持定见,随处留心访查,惩办数起,使不规者略知畏惧,弊情有所减轻。十四年,宝忠按临衡州府院试期间,清泉县(今衡阳)知县因听讼时有考童言语冲撞,遂加笞责,激成众怒,群起将县署大堂及签押房打毁,并欲放火。时知府亦匿不敢出,几酿巨案,幸好院考即将点名,闹事者始散去。事后拿获数人,知县因觉受侮欲对带头闹事者处以极刑,巡抚饬宝忠调查取供回省商办。宝忠持平查报,结果未戮一人,对案犯人等给以充发及以下处罚,知县亦得保全,致使“合郡官民皆深感服”。

十七年,宝忠充会

轶事典故

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时局艰危,宝忠对此深表忧虑,有言,“自甲申更换枢臣,十余年来(朝中)专以恒舞酣歌为事,强邻虎视,主人翁熟寐不知”,而与日本开衅后“仓卒征兵,漫无节制”,认为“欲挽救艰危,非急召亲贤不可”。遂联络同道,策动时任礼部右侍郎的李文田领衔上奏,并与张百熙、张仁黼、曹鸿勋、高庆恩等人列名,请求让恭亲王奕欣复出。宝忠独蒙光绪帝召对,所谕宝忠有“不敢缕记”之说,可见事涉隐秘。宝忠在临出时光绪帝特嘱:“吾今日掬心告汝,汝其好为之。”不日,奕欣被召见,着管理总理衙门事务,并添派总理海防事务,会同办理军务,旋为军机大臣。但此间宝忠虑京师被兵,遣眷属出避易州,曾为御史安维峻奏参。

相关事件

二十二年,宝忠先后迁詹事府詹事,署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或谓其“数月三迁,至于卿贰”,“益兢兢自惕”。二十三年秋,充山东乡试正考官,旋简放浙江学政,未赴任,母亲病卒,遂去职丁忧。其间仍关注时势,忧虑时局朝政,有言:“外患内忧,相逼而来,瓜分豆剖之局成矣”;“时事至此,(朝廷)尚不知收拾人心,泯满汉之见,为之痛哭”!二十五年十二月宝忠服阕,其时自励:“时局虽艰,人心虽坏,自有应尽之职,不矫激以沽名,亦断不可淟涊以负国,中立不倚,不植党援”,“惟事事持正,不可威惕,不可利疚”。宝忠诣阙,仍在南书房行走。

二十六年春,宝忠复得补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义和团事炽,八国联军侵华,战乱之中宝忠避难出京,闻慈禧太后和光绪帝流亡拟追随未果,旋行在电传上谕,宝忠补授兵部右侍郎,又命视学顺天。二十七至三十一年间,宝忠往返京都与畿辅诸多府县之间,并曾两度赴河南开封,按临学务或闱事,每谓“驰驱

历史评价

宝忠有吸食鸦片积习,朝命严饬戒断,三十四年正月他陈明戒烟净尽。旋于四月二十九日(5月28日)病卒,谥文慎。

工作经历

八年,宝忠充国史馆纂修。十一年至十四年,任湖南学政。其间巡视诸多府县学事,监临闱场,整饬考风。十二年春,宝庆府童试,有童生刘鹏程者,贿买本地有关人员通同舞弊,宝忠亲自研鞫,并将案情函告省宪。时按察使菘蕃意在为案犯开脱、而巡抚卞宝第支持宝忠,以惩一儆百、定案鹏程流罪、涉案其他人员或充发、或革职。湘中武试弊情尤重、当地有关人员借以网利、不愿查究,而宝忠坚持定见、随处留心访查,惩办数起、使不规者略知畏惧、弊情有所减轻。十四年、宝忠按临衡州府院试期间,清泉县(今衡阳)知县因听讼时有考童言语冲撞、遂加笞责,激成众怒、群起将县署大堂及签押房打毁、并欲放火。时知府亦匿不敢出、几酿巨案,幸好院考即将点名、闹事者始散去。事后拿获数人、知县因觉受侮欲对带头闹事者处以极刑、巡抚饬宝忠调查取供回省商办。宝忠持平查报、结果未戮一人,对案犯人等给以充发及以下处罚、知县亦得保全、致使“合郡官民皆深感服”。

十七年,宝忠充会

头衔

衔。或谓其“数月三迁、至于卿贰”、“益兢兢自惕”。二十三年秋、充山东乡试正考官、旋简放浙江学政、未赴任、母亲病卒、遂去职丁忧。其间仍关注时势、忧虑时局朝政,有言:“外患内忧、相逼而来、瓜分豆剖之局成矣”;“时事至此、(朝廷)尚不知收拾人心、泯满汉之见、为之痛哭”!二十五年十二月宝忠服阕、其时自励:“时局虽艰,人心虽坏、自有应尽之职,不矫激以沽名、亦断不可淟涊以负国,中立不倚、不植党援”,“惟事事持正、不可威惕、不可利疚”。宝忠诣阙、仍在南书房行走。

二十六年春、宝忠复得补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义和团事炽、八国联军侵华,战乱之中宝忠避难出京,闻慈禧太后和光绪帝流亡拟追随未果、旋行在电传上谕,宝忠补授兵部右侍郎、又命视学顺天。二十七至三十一年间,宝忠往返京都与畿辅诸多府县之间、并曾两度赴河南开封,按临学务或闱事、每谓“驰驱王事、恶敢言劳”。宝忠认为“科举敝陋已深、非实行教育不足以开民智”,所到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