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松华(个人资料、信息、简介)

胡松华(个人资料、信息、简介)插图

简介:
胡松华1932~ 男高音歌唱家北京人1949年毕业于华北大学任华北大学第三文工团演员1952年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任独唱演员1962~1965年任该团艺术委员会副主席兼合唱队长1964年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任独唱任音乐影片阿诗玛中男主角全部唱段1965年任歌剧阿依古丽男主角1972 更多>

胡松华1932~ 男高音歌唱家北京人1949年毕业于华北大学任华北大学第三文工团演员1952年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任独唱演员1962~1965年任该团艺术委员会副主席兼合唱队长1964年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任独唱任音乐影片阿诗玛中男主角全部唱段1965年任歌剧阿依古丽男主角1972年任中央乐团独唱演员他擅长的曲目有赞歌塔吉克牧人之歌上去高山望平川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等亦有同名教授胡松华

歌手概况
歌手资料
歌曲(1)
图集(1)

胡松华详细资料(以下内容包含:胡松华人物经历 主要作品 艺术历程 学术理论 所获奖项 高龄收徒 歌曲列表 等信息)
胡松华生日:1900-01-01

人物经历

胡松华,1931年2月生于北京,满族镶黄旗。歌唱艺术家、词曲作家,并具书画专长。1949年毕业于上海实验戏剧专科学校。历任中央民族歌舞团艺委会副主任,合唱队长,中国交响乐团一级演员。荣获国务院授予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是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常务理事,四届至九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事迹载入英国国际剑桥传记中心《世界名人录》和国内多种艺术家辞典。兼任中国民族声乐学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90年代为回报各民族哺育深情、弘扬多民族优秀文化,他筹资(含变卖祖屋)录制并推出了电视音乐艺术巨片《长歌万里情》。用年过花甲的歌喉重新精录了近百首多民族歌曲。并被广泛评价为“声胜当年,堪称奇迹”。片中85%还是他自己的心血之作。该片博得海内外影视、音乐专家、各民族权威布赫、廖汉生、李凌、李德伦、严良堃、时乐蒙、郭兰英、刘国典、阮若琳、袁世海、骆玉笙等与《人民日报》、《人民音乐》、《光明日报》等20多家报刊的热情评赞:是“壮行边疆十万里,高唱民族百首歌”的“壮举和创举”。“是声、景、情高度交溶的多民族艺术精品”。被日本、新加坡学者们评议为“文献性巨制,应载入史册的创举。”曹禺大师书幅题词生活照(9张)“豪杰壮心,老骥万里”,迟浩田将军书法题赠“书画歌并茂,德才艺同辉”。卓越作曲家瞿希贤评题“赞歌一曲留史册,长歌万里壮山河”。1997年与林则徐五世孙凌青联手创作庆香港回归歌曲《回归》《喜泪飞流》参加天安门主台和中央电视台专场演出,十余家报刊激情热赞此举。2001年秋中央电视台为他举办了《祖国赞歌》个人专场音乐会。各族各界反响强烈。2001年末70岁的他应广东省方邀请同广州交响乐团合作与美藉歌剧艺术家邓韵合开了被誉为“歌声难忘,真情永存”的演唱会。其创作演唱多次获重要奖项:金唱片奖、四十年广播首唱金曲奖、文化部新作演唱评比一等奖、全球华语歌曲最高投票奖等。另《人民日报》以“书画先于歌唱,鹰马神韵腾飞”为题、《人民政协报》以“中华血气贯丹青”为题详评其自幼苦学十三年书画专业的造诣,并研讨了他书画艺术与声乐艺术之间“同根于气”互为补养的妙益。记述了胡松华几十年“苦练书画养歌气,勤使歌声润画书”的实验及他“书画乃有形之歌声,歌唱乃有声之书画”的集中体会。其书画作品出版在海内外多种载体,并展示在多家电视专题中,被新加坡聘为书学协会评议委员。2000年成立胡松华艺术研究室(科教学术单位),在好友诚义扶助下,他通过到贫困边疆义务讲学中发现并全面免费培训一批有志气和灵气的少数民族种子学员,把自身多年“广学古今中外法,扎根边疆保元真”的学术思想、艺术观点及独特技艺直传给学员们,使能成为志向高远、技艺宽广、用歌声促进民族团结的后继人才。弟弟胡宝善也是歌唱家。八十年代初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邀请与胡宝善等赴新疆举行兄弟独唱音乐会,获得好评。其侄子为著名演员胡军。数十年他坚守“艺术向高峰攀登,生活向底源深游”的自勉信条。曾深入40多个民族地区,出访20多个国家,为发展和弘扬众多民族声乐艺术做出贡献。多年坚持继承多民族传统声乐技艺,又广泛吸收世界性精华,而进行创造性繁难结合的成功实践。中外权威李凌、汤雪耕、梅纽因等评誉他“闯出了一条宽广多彩的歌路”,“铸造了一种博熔众长独汇绝艺的新型唱法”。“其风格浓郁、技法科学、演域宽广、生气常存的歌声在中国整整影响了两代人”。被各族人民爱称为“我们自己的歌唱家”。(《人民日报》《人民音乐》《中华英才》等报刊语。)老一代音乐家时乐蒙等评说他是“中国式的美声唱法”。并书幅题词“纳江河溪流百千,酿中华美声甘泉”。共和国三代领导人都亲听、赞赏过他的歌声。

主要作品

其代表作是1964年参加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时作词编曲及首唱的《赞歌》,成名曲是五十年代自编自唱的《森吉德玛》、《丰收之歌》,久传海内外。至今罕见的是擅长演唱多民族歌曲的歌唱家,还能同时应中央歌剧院邀演洋为中用形式的大型歌剧《阿依古丽》,并成功地饰演了男主角阿斯哈生活照(6张)尔,给新型歌剧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为中国首部音乐故事影片《阿诗玛》录唱了阿黑全部歌曲,为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的音乐故事片《神奇的绿宝石》录唱了男主人达戈全部唱段,还为《雷锋》、《祖国啊,母亲》、《但愿人长久》、《啊,摇篮》等20余部影片录歌。1980年创演了《胡松华、张曼茹独唱独舞晚会》反响强烈,并被中央电视台录制了该晚会的专题节目《并马高歌》。他创作、改编影响大的歌曲还有:《马背上的祝愿》《高原酒歌》《努尔哈赤的骏马》《重归阿佤山》《我家墙上挂满刀》、《欢腾的苗山》等。首唱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马儿呀快快跑》等。经典曲目惜别跑马溜溜的山上阿拉木汗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我的情有多长歌有多鹿回头情悠悠碧帕尔姑娘版纳情丝祝朋友平安咚咚喹代代吹赶车令阿诗玛你在哪里森吉德玛 (内蒙古鄂尔斯民歌)马背上的祝愿阿娜尔汗姑娘平川里有一朵牡丹喝一口雪山上的清泉摆呀摆猎鹰欢腾的苗山格桑拉姆姑娘做人怎么这么难把节日的喜悦跳出来高唱酒歌 (蒙古族民歌)牧歌努尔哈赤的骏马赞歌迎来春色换人间丰收之歌敖包相会马儿哟快快跑木鼓和江三木罗我要做一匹奔驰的骏马塔吉克牧人之歌祝朋友们平安平川里的红牡丹马铃响来玉鸟儿唱东单 西四 鼓楼前花儿为什么这样红2009年新作 《再举金杯》

艺术历程

●忆往昔打拼岁月 挥洒多少汗与血胡松华,1931年出生在北平,满族人。胡松华的父亲东山先生是位嗜书画如命的中医,有时为画完一张未成之画能气走一半病人。这种对书画的痴迷无形间也让他为孩子圈定了这样的人生坐标:孩子长大后也要成为书画家。其弟弟胡宝善是知名男中音歌唱家;弟妹王亦满是北京空军文工团话剧演员;而侄子是大陆当红男演员胡军。在书法上,承袭颜柳二家风骨的父亲对胡松华影响极深,胡松华也就是这样从“描红”开始,直到逐渐临“颜”、“柳”诗贴。在画画上,望子成龙心胜的父亲在胡松华六七岁时便为他请了中西两位风格迥异的画1983年春晚《赞歌》师,中画师乃山水、花鸟、人物兼善的赵梦珠先生,西画师兼英语教员乃胡松华之义父毓远先生。“师从名家,其艺也精”,胡松华在两位老师的指导下,经过中西画艺幼功的双练打下了坚实的书画功底,他的书画作品从小学(北京香饵胡同小学)到中学(北京第五中学)就多次参加了当时的大小展赛,并获得了不少奖项,正是凭着在书画界取得的优异成果,1949年毕业于华北大学(今中国人民大学前身)的胡松华被调入华大三团,拿着画笔参加了文艺工作。(其实应当说,在这之前早在华大正定分校文工队时,他就已经随着客观需要而演出过秧歌剧和多个话剧了)。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胡松华只能不折不扣地成为书画家。然而,命运却在1950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这年,胡松华被选入中央访问团开始了对边疆少数民族文艺的调研并编演。时至今日,结果表明:这次选调对胡松华的一生都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节目现场照(14张)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文艺调研和编演过程中,胡松华慢慢接触、熟识了边疆音乐、歌舞,并对它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常常因工作需要而饶有兴致地边歌边舞实地演出。他在音乐上的天赋和对音乐的理解迅速引起了同团专业人士的注意,胡松华也谦虚地向他们正规地学习练声方法。因此实际上他的启蒙老师应当说是郭淑珍,在郭近两年(1950-1952)的指导下,胡松华开始真正走近、走进声乐----这门神奇的艺术领域,衍化成了他独立的声乐艺术意识,并在平常的演唱中能自觉不自觉地运用它。1952年,因郭留学苏联,胡松华暂停了无序的学习,然而这个时候的他已逐渐迷恋上了美声,同时,他也清晰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欠缺所在,为了学到“真功夫”,胡松华不仅在北京经团中安排向楼乾贵、杨比得等教授学习,又赴上海声乐研究所向林俊卿博士进行了全面的进修,主修意大利美声技法。此外还在声乐专家芸集的上海音乐学院倾听智者之声、八面之音除了正规地学习意大利美声发声技法外,多年的边疆生活还让胡松华深悟:中国各民族的传统和民间演唱技艺是万金难买的丰富营养。这样的认识让胡松华先后向彝族歌手白素珍学习过传统唱艺“海莱腔”;向蒙古族传统歌师、草原长调之王哈扎布学习过古典长调牧歌的“诺呼拉”系统技法和演唱艺术;向“花儿王”朱仲录学习过回族“花儿”的成套技艺;向维吾尔族歌师阿依木尼莎、尤拉瓦斯汗等学习过古典“木卡姆”唱艺和民间歌舞演唱;向藏戏之王扎西顿珠学习过传统藏戏“真固”技艺;向苏那尼玛学习过系统的藏族山歌;其它还学习了苗族“飞歌”;撒拉族“拉伊”……所有这些,都让胡松华在演唱中结合国际美声而创造性地运用时游刃有余。1987年春晚《酒歌》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胡松华在深入边疆多彩、沸腾生活的同时又渐次激发了他呼吸国际发声方法精华的迫切愿望,随多次出访演出的活动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了实践。他曾向瑞典皇家歌剧院、罗马尼亚歌剧院、前苏联大剧院、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匈牙利、南斯拉夫等十几个国家级艺术家和来华艺术团中的歌唱家进行了广泛、具体而又卓有成效的交流。这样的交流无疑具有前瞻性和战略意义,因为在交流中,胡松华敏锐地捕捉到了美声发声法的国际共通规律,为他以后在中国多民族生活和审美的基础上独创自己的美声发声技法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其实,这样划分胡松华的学习历程是粗糙的。因为从艺50多年来,胡松华从来就在不间断地学习着,他对声乐的追求永无止境,且不说他一直与留学保加利亚的胞弟胡宝善之间进行着无私交流、切磋,年逾古稀的他还虔诚的倾听周小燕大姐等的面授直传技艺。胡松华甚至连自己独创的声乐理论也不断地大胆自我突破着。进行重新建构,在最新、最好的声乐技艺实践基础上不断完善、完美着自己的理论。让声乐艺术往更高、更深、更精、更细、探索性更强、辐射面更广的横纵面拓展。“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艰苦努力地学习,胡松华终于收获了一个金灿灿的秋天。他的歌声宏亮中富圆润、豪放中蕴深情,且常唱长新,他的理论的先进、鲜活,他的书画诗词文赋所表现的意境,承载的力度都将以一个历史性的高度耸立在九州文化之林。牛顿说过“我看得很远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确,人类文化的积淀让人类历史的车轮更快、更强地滚滚前行,胡松华和他所取得的成果也是世界的,属于整个人类 。●辉煌业绩今日看 万紫千红尽是春胡松华那雄奇美妙的歌声征服了所有挑剔的听众。他先后于1963年为中国首部音乐故事影片《阿诗玛》中男主角阿黑录制了全部唱段;参加了1964年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赞歌》的作词、编曲和演唱,同年春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参加了为毛泽东举办的专场音乐会的独唱;1965年被邀参加洋为中用的大型歌剧《阿依古丽》的演出,成功地饰演了男主角阿斯哈尔(A组);1979年为大型历史剧《王昭君》录唱多首歌曲;1980年举办了《胡松华、张曼茹独唱独舞晚会》,率先之举震动津、京及全国,得到包括港澳在内的20多家报刊的好评;1981年,中央电视台录制了这台晚会的专题节目《并马高歌》及以后的《为祖国歌唱》等;1981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专题节目《浓郁的风格、感人的歌声》,对胡松华及其演唱的歌曲进行了全面的介绍;1983年,应音乐家施光南之邀,为其创作的音乐故事影片《神奇的绿宝石》中男主人达嘎录唱了全部唱段,后在上海专门录制了唱片专辑;1986年,参加了国家性的《中国民歌大汇唱》、《世界名曲大汇唱》等演出,影响颇大并录制了专辑;1990年,参加了由北京音乐厅等主办的《中国当代十位男高音歌唱家荟萃音乐会》,他演唱了美声丰满的世界名曲及风格浓郁的中国多民族歌曲,引发了观众的热烈反响。据不完全统计,1954-1983年期间,胡松华先后为《雷锋》、《但愿人长久》、《祖国啊母亲》、《啊,摇篮》等20余部影片录唱主题歌及插曲,1957-1984年间共录制了唱片20张(套)。《东方红》中的胡松华这样的一种思考或许不无价值,一个歌唱家不仅要能唱,更主要的是他要唱属于自己的歌,用现在的话说叫“原创”,因为只有这样才更能显示一种不可替代性。胡松华很好地做到了这点,经他创作并改编的歌曲有百余首,影响较大的如《赞歌》、《森吉德玛》、《丰收之歌》、《塔吉克牧人之歌》、《草原新曲》、《阿凡提之歌》(载《人民日报》)等。1987年以后,胡松华又写了一批新作,如《马背上的祝愿》(1990年中央广播电台推荐新歌)、《努尔哈赤的骏马》(中央电视台旋转舞台专题歌曲)、《高唱酒歌》(198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歌曲)及《长歌万里情》中的《猎鹰》、《祝福故乡吉祥》、《天涯海角系我心》、《欢腾的山》、《我家墙上挂满刀》、《心留石林》、《版纳情思》、《重归阿佤山》等近百首歌曲,经他首唱并常唱的歌曲还有《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马儿哟快快跑》、《上去高山望平川》、《咱编的歌儿用车拉》、《满江红》及《三套车》(俄)、《桑塔露奇亚》、《我的太阳》(意)、《船员之歌》、《牧场上的家》(美)、《晒牧草》(加)及日本古典歌曲。尤值一提的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为答谢各族父老多来年的哺育厚爱之情,弘扬多民族音乐文化,年过花甲的胡松华于1992年又发动一次“自我挑战”,他自筹资金、自组摄制组,用走十万里路、唱十万里歌、谢十万里情的艺术构想,拍摄多集多民族音乐电视艺术片《长歌万里情》,使艺术重奉各族人民。为此,他先期重新精录了百余首民族优秀歌曲,其中85%还是他自己多年积蓄的心血之作,此举震惊中华音乐界,也震惊了世界音乐界。在壮举加创举的《长歌万里情》中,那些跌宕起伏、快慢交替、刚柔相济、明暗互衬、强弱互补的歌曲诠释了胡松华的情感世界。“音乐是没有国界的”,那些风格迥异却都美得醉人的歌曲同样以其巨大的涵力和感染力蕴籍颐养着整个人类的灵魂。胡松华把各民族最优秀的音乐作品集中在一起托献给世人,那由美、善构成的音乐、旋律给我们营造了精神的帕特侬神庙。与此同时,胡松华先于歌唱的书画艺术的还原力、表达力、创造力也日益丰满,在他的画里那健康自信、气势如宏的人文主义精神也宣喻了他成熟的艺术心态。胡松华最喜欢画的是鹰、马、松、石,不少书画作品曾在《人民日报》、《体育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政协报》、《四川日报》、《深圳特区报》、《北京晚报》、香港《文汇报》、新加坡《联合早报》等报刊发表,参加了1986年春夏在东京和北京举行的中日联展,展后其作品选入日本出版的《中国当代一流书画家作品选集》。他还曾应邀为日本清田寺千年法庆题诗,为新加坡《联合早报》题书幅,为河南张仲景医圣题诗碑,为河南瀚园碑林题书幅。他的作品还被选入全国政协书画室等处收藏及举行大型展览与全国巡展。《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等分别以“书画先于歌唱,鹰马神韵腾飞”、“中华血气贯丹青”等为题对其画进行专文高度评赞。2010年春晚《在灿烂阳光下》胡松华从来就坚信“书画乃有形之歌声,歌唱乃有声之书画”,这种辩证的思维方式让他在两种姐妹艺术中收获了许多含融的成果。他也大胆地把这种思维方式用于了声乐艺术中,他广学古今中外法,博学广汇、勤于探索、把声乐领域中国际共通规律的技艺和中国多民族特殊规律的技艺进行卓有成效地结合,且勇辟新路,终于铸造了一种使浓郁的多族风格、科学的发声技法与鲜明的时代气息水乳交融的新型唱法,独树了技艺高难、声美情深、曲高和众、观众层多的歌风和特点……也正因此,他那博熔众长、独汇绝艺的歌声才永葆青春,在中国大地整整影响了两代人。辉煌业绩今日看,万紫千红尽是春。而今的胡松华赢得了生前身后名,他是歌唱家、词曲作家、书画家,四届至九届跨世纪的全国政协委员,三至五届全国青联常委,荣获中国国务院“发展我国表演艺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特殊津贴,其特殊事迹还载入英国国际剑桥传记中心的《世界名人录》和国内多种艺术家辞典,他还是中国民族声乐学会副会长,中国民族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交响乐团国家一级演员,新加坡书学协会评议委员会委员……面对这些荣誉,胡松华只是淡然一笑。称号的多少并不能真实、全面地反映一个人毕生的贡献与胡松华成就,或许中国各个民族都把胡松华叫作“我们自己的歌唱家”才是对他最好、最美、最真、最善、最大的褒奖。“有勇者,乃武夫;有谋者,乃孺子;而有勇有谋者,乃为师才”。胡松华是当之无愧的师才。他选择了壮丽的边疆,选择了走向恢宏的峰峦、山脉,因为那里可以托举情志、舒展胸意,可以溶于人民,可以倾听自然之声、民间之情,他的领悟和聪颖最终让他写出了、唱出了天籁般的中国多民族美声,那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音符都散发着冲击人类精神的永恒的、无限的魅力。●望未来信心满怀 跨世纪踌躇满志公元1999年,是新中国成立50周年华诞,也恰是胡松华从艺50周年。在这一年里,胡松华在中央电视台及北京音乐厅等盛大国庆专题节目中,在用胜于当年的歌声向国家领导人和全国人民表达了对祖国母亲的心意的同时,又深情地捧献了精致的长达6小时的VCD系列光盘《长歌万里情》,并接着推出了《胡松华精歌集锦·千禧正版》的双功能音乐电视OK单盘。在世纪末的时候,胡松华为新的世纪、为祖国母亲、为世界人民奉献了精美的艺术大餐。50年的风雨兼程,筚露蓝缕,尤其是90年代胡松华夫妇为完成《长歌万里情》所投入的精力让两位老人身心极度疲惫,女儿们诚尽孝心在空气清新的浪漫之城珠海为父母安排了康复之所。然而,年近古稀的胡松华不甘静养,因为半个世纪的边疆艺术生涯使他深深悟到:是几十个民族用生活和艺术的乳汁哺育了他的成长乃至走向世界。可是,在边疆热土上,一些有民族志气和灵气的孩子却因为贫困走不出来,这常使他心急不安,又深感有心无力。感谢大好时光,胡松华在世纪之交结识了“侠客”(胡松华多年诚挚的知音企业家),不图名利回报地支持胡松华成立了“胡松华艺术研究室”。于是,胡松华得以重走边疆万里路,进行义务讲学并从中亲选种子学员,第一批他就收训了八个民族的十位学员(含藏、蒙古、彝、佤、纳西、瑶、回及摩梭人),把他们带回珠海实行一系列免费培训,学期三年,胡松华要用最先进的理论与技艺把他们培养成超越自己的歌唱人才。这就是胡松华,一个与民族声乐事业结下不解之缘的艺术家,他的成长、成功到老年时为民族声乐事业所做的努力都深深刻上了“民族”的印记,正是出于对祖国、对人民、对艺术深深的爱,胡松华以“磕长头朝圣”的诚心和毅力永不停歇地跋涉在声乐艺术的浩荡江河。

学术理论

从多年来胡松华所建树的富于独创性又卓尔不群的艺术成就来审视,除了他在声乐艺术领域里把国际共通规律的高难技艺与中国众多民族特殊规律的高难技艺之间进行了繁难结合的科学实践,同时他还对中国 40多个民族多彩生活(历史及现实)进行了长期持续地深入调研、体验,掌握众多民族特有的音乐审美准则,这已够难能的了。而比之常人他更多了一个“神奇的百宝箱”,那就是他更具有了广博宽深的学识根基。因此有报刊评说他是思辩 型的艺术家,或评说他是学者型的艺术家。可以说胡松华从艺 50 多年来一直在读着大学,只不过他所读的大学不仅是在内陆大城市中,更多在中国万里边疆多元一体的文化世界。应当说是这个神密多彩、广袤深奥的数万里文化长廊孕育了他的得天独厚的渊博学识。值得他本人和朋友们为之珍贵和骄傲的那座高级学府,乃是在神密而多彩的边疆世界中,用多元而又多情的文化建造起来的多民族传统艺术学府。因此他的学历和毕业论文便纷纷写在了诞生了成吉思汗的草原马背上,写在了阿诗玛故乡的石林中、长湖畔,写在了格萨尔王立马长吟的高原雪域,写在了努尔哈赤起事奋进的黑水白山,还写在了游侠阿凡提出没的天山丝路和南岛尽端鹿回头情悠悠的海角天涯……常言道,人走万里路胜似十年读,胡松华半个多世纪以来是“人走几十万里路,心读无数册卷书”。他这个“游侠式”的歌唱家一直生活在“放歌中西妙曲,纵笔古今墨情”的妙哉、壮哉的天地里。他高兴地管这叫做“四同”式的脱胎换骨性的边疆化改造学习……再看看他的良师益友们,不仅有国内外学院派的权威大师们(含音乐及书画界),更有蒙古、藏、维、回、彝、朝鲜等民族的歌王、歌圣们。他还常感谢书画家兼医师的老父亲对他的苦心培育,从小先令他苦读四年私塾之后再读“洋学”,而在他上洋学堂的同时又为他选请了中西三位画师对他轮流进行了十三年科班式的“熔中西于一炉”地技艺冶炼。曾禅悟到“歌唱乃有声之书画,书画为有形之歌声”。于是他在歌唱王国中,更饱餐了多元乳泉的营养,广受了七彩情炉的熔炼,深悟了心声高法的合一,苦学了形神思辩的兼善。才懂得了立足自我、博纳百家的“大道无术”之哲理……。胡松华有时笑谈,他是“南拳北脚都严学精练,然后打他一个霍元甲的迷踪拳”。难怪,光成吉思汗的传略和箴言录他就读了七、八个版本,努尔哈赤的记要也读过六、七种正、野范文……连徐霞客也引起过他神交的兴趣,更不用说李白、苏轼的无羁性情,张旭、怀素的舒放纵怀了……谁曾想,他又把居高望远的立论延伸展化在晚年他传艺给边疆热土的穷孩子们的课堂上——“广学古今中外法,扎根边疆保元真”。谁曾想,他还把出凡脱俗的力论唱响在造化穷孩们的讲坛上—— “树雪峰志向,拓草原胸怀”,“艺术苦攀高峰,生活深游底源”…。这些既曾是他几十年艺术生涯中自我警勉的切实大悟,也是他在“老骥不伏枥”的岁月中从“雪中送炭”到“锦上添花”地做人从艺,以德美育后人的准则……,凡此种种,半个多世纪以来,他跋涉万水千山,阅读千册万卷,以行动告诉年轻人:没有深层文化和广博学识的人,是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而他的大学,一直是建构在民族、人民、大众、真情、祖国 …… 一切人文积淀的地基上的,就像一个师承多家而独辟蹊径的游侠,他一直稳骑在多元、多情、多彩又“博学中外艺,畅游古今间”的文化马鞍上,高歌踏难进取着,他“长乐无极”地“磕长头朝圣”般地送着夕阳,复迎着朝霞在边山大川继续跋涉着……

所获奖项

胡松华创作演唱多次获重要奖项:金唱片奖、四十年广播首唱金曲奖、文化部新作演唱评比一等奖、全球华语歌曲最高投票奖等。另《人民日报》以“书画先于歌唱,鹰马神韵腾飞”为题、《人民政协报》以“中华血气贯丹青”为题详评其自幼苦学十三年书画专业的造诣,并研讨了他书画艺术与声乐艺术之间“同根于气”互为补养的妙益。记述了胡松华几十年“苦练书画养歌气,勤使歌声润画书”的实验及他“书画乃有形之歌声,歌唱乃有声之书画”的集中体会。其书画作品出版在海内外多种载体,并展示在多家电视专题中,被新加坡聘为书学协会评议委员。

高龄收徒

2014年12月,内地著名男歌手云飞成了《综艺盛典·如果云知道》的专场嘉宾,除了圈中好友现场助阵外,云飞的恩师、著名高音歌唱家胡松华老师也来到现场,节目中最大的看点,无疑是云飞粉丝“祥云”们期待已久的拜师。此前,对云飞欣赏有加的胡松华老师就曾说过要收他为徒,此次借着胡老师助阵的机会,云飞现场以传统的方式拜师:单膝跪地向胡松华老师敬茶。随着胡松华老师满脸笑容的接过这杯“拜师茶”,云飞也正式成为胡老师的关门弟子。

胡松华档案之演唱过的歌曲

2013-09-29歌曲:草原小夜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