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倾情(个人资料、信息、简介)

一诺倾情(个人资料、信息、简介)插图

简介:
一诺倾情是泰国电视剧于2010年播出主演TikAff为当红的泰国明星讲述的是名叫Wanida Wongviboon (Aff饰)的女孩在父亲的逼迫嫁给骑兵部队士兵Prajak MahasakTik饰婚后两人的生活并不幸福因为Prajak 的女友和母亲一直干扰两人的生活因Praja 更多>

一诺倾情是泰国电视剧于2010年播出主演TikAff为当红的泰国明星讲述的是名叫Wanida Wongviboon (Aff饰)的女孩在父亲的逼迫嫁给骑兵部队士兵Prajak MahasakTik饰婚后两人的生活并不幸福因为Prajak 的女友和母亲一直干扰两人的生活因Prajak的弟弟欠下巨债使得Prajak向Wanida的父亲借钱到期无法偿还后不得不和Wanida成婚经历一系列曲折和误会后Wanida和Prajak能否产生真爱

歌手概况
歌手资料
歌曲(3)
图集(1)
专辑(1)

一诺倾情详细资料(以下内容包含:一诺倾情剧情简介 分集剧情 演职员表 角色介绍 获奖记录 拍摄花絮 影片评价 播出信息(不完全统计) 歌曲列表 专辑唱片列表等信息)
一诺倾情生日:

剧情简介

欠债被逼娶妻一诺倾情(18张)巴壮少校的债主老廖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同意娶自己女儿,这样他所欠下的巨额债款可以连本带利一笔勾销;要不然只能面临破破产一途,使玛哈莎家族颜面丢尽。答应娶妻巴壮走投无路,但拒绝了这一可笑的要求,他求助于自己的大哥巴贾。但是巴贾也无计可施,于是巴壮逃到南方打工还债。巴贾去见弟弟的债主,试图找出了结此事的方法。事情却没有他想象的那般容易解决,他最后还是掉进了老廖的陷阱,不得不答应娶其女儿, 巴贾为了不让家族名声蒙羞,只能接受这要求。不过,巴贾在签订合约之前,向 老廖提出要求:一旦他的弟弟能够还清债款,这宗合同婚姻将立即终止,他会马上跟 廖先生的女儿离婚!廖给女儿瓦尼达下了嫁给巴甲的命令,并开始筹办婚礼。瓦尼达无法违抗,虽然心里并不愿意。她很困惑,不知道爸爸脑子里在想什么。《一诺倾情》剧照(23张)名义上的婚事这桩婚事,让巴贾的母亲和女友琵莎麦都感到气愤伤心。巴贾答应琵莎麦只是名义上结婚,等他弟弟把债还清,让家族逃脱困境,他就可以恢复自由身。琵莎麦要他遵守诺言。巴贾和瓦尼达的婚礼很简单,新郎这边的宾客就只有他的好朋友蒙迪,婚礼和婚宴一切事宜都由岳父老廖操办。巴壮春杏瓦尼随后搬入马哈沙家族大宅,。老廖 派淳作为女儿的贴身女仆一同搬进去。瓦尼达住在巴贾家的日子里,总是见不着巴贾, 他总是躲开她。她的生活很孤独,家里只有她和女仆们,没人关心她,没人待她好。直到有一天,大宅里的女佣总管彤生病了。瓦尼达悉心照料她,请来医生帮她治疗直至她康复。彤对 瓦尼达的态度改变了。查询真相和邻居安白碰面后 ,瓦尼达知道了有关蒙塔夫人的很多事情,蒙塔夫人正是她已故的姑婆。安白告诉她,蒙塔夫人生前被人指责有婚外恋并偷走侯爵珠宝,导致侯爵抑郁而死。瓦尼达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找出事实真相,洗清姑婆蒙受的不白之冤。心生爱意瓦尼达住在马哈沙大宅的时候,巴贾的母亲和女友一直虐待她。巴甲是个正义的人,觉得对瓦尼达有愧。于是他开始试图保护她,这让他母亲和女友非常失望。另一方面瓦尼达则对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心生感激。不知不觉中被他的善良打动,爱上了他。巴贾瓦尼达洗清姑婆冤屈有一天,这一家人一起到邦巴英行馆度假, 瓦尼达为了找出真相,想乘船到湖中央的祠堂中去。巴贾担心她的安全,因此跟着她去。 琵莎麦嫉妒心发作,于是也尾随 而去。在湖心的祠堂巴贾和瓦尼达发现了一封侯爵所写信函。这封信证明了蒙塔夫人的无辜。巴贾觉得很难过,因为诬告者正是自己的母亲。他还找到了藏在祠堂的失踪珠宝。他祝贺 瓦尼达为姑婆洗清了冤情。还清债务最后弟弟巴壮回到城里,他带回了足够还债的钱。但巴贾却明白了自己心之所钟——他不想失去瓦尼达,不愿意让她离开,他知道自己全心全意地爱她。再次结婚在瓦尼达父亲策划下,希拉利侯爵生日会上,蒙塔夫人的冤情被洗清。巴贾母亲诺夫人承认自己犯下的错,并向瓦尼达表达歉意和谢意。最后,巴贾和瓦尼达再次结婚,两家人化解冤仇,所有人欢乐的一起跳舞……

分集剧情

1-56-1011-1516-2021-2526-3031-3536第1集  英俊帅气的陆军少校巴贾是当地名门贵族玛哈沙家族的大少爷,与王宫中王后的女仆琵莎麦相恋多年,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聪明漂亮的瓦妮达是当地狡猾的高利贷商人廖鸿威文的独生女。一天刚学会开车的瓦妮达骗过自己的小女仆淳开车约大学好友甘拉雅和苏玛丽兜风,但因食品盒卡住了刹车意外地撞上了巴甲的车,瓦妮达不肯道歉却塞给巴甲一叠钱,然后扬长而去。初次相遇瓦妮达给巴甲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瓦妮达和大学好友到俱乐部寻找父亲,因她的美丽吸引众多爱慕者,巴甲的好友陆军少校盟迪紧追不舍,当看到走过来的廖鸿威文时,吓得落荒而逃。大家都感慨美丽的瓦妮达却有这样吸血鬼般的父亲,廖鸿威文也担心因自己的名声影响了女儿的婚事。爱女心切的廖鸿威文翻出债务人登记本,开始为女儿选择合适的婚嫁对象,选中了玛哈沙家族的小少爷陆军军官巴壮。瓦妮达和甘拉雅、苏玛丽去中国餐馆吃饭,恰巧遇到盟迪,盟迪自告奋勇请客,不料钱却不够,正好遇到同到中国餐馆吃饭的巴甲,当巴甲听说是请高利贷商人廖鸿威文的女儿,不仅不借钱,还批评了廖鸿威文的为人,瓦妮达正巧路过听到,于是故意将茶水泼到巴甲的身上,两人的冲突加剧。  廖鸿威文找到巴壮,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是3日内还清所欠的高利贷,二是娶自己的女儿瓦妮达为妻,否则就告上法庭,叫玛哈沙家族破产。并声称如果不是因为玛哈沙家族是名门望族,也不会选择巴壮,巴壮痛苦不已。
第2集  巴甲在骑马场又遇到了瓦妮达,并救下了受惊马上的瓦妮达,但对女孩子又骑马又开车的举动极为反感。巴壮请求巴甲帮助他解决难题,巴甲决不允许荣耀的玛哈沙家族娶地位低下高利贷商人的女儿。其实,瓦妮达的姑婆原先就是玛哈沙家族的蒙塔夫人,但后来被玛哈沙家族赶出了家门。巴甲和巴壮的母亲诺夫人认为这就是蒙塔夫人和廖鸿威文姑侄二人的诡计。但玛哈沙家族现在空有虚名,已无财产偿还债务。  巴壮在面临破产诉讼和娶廖鸿威文的女儿两难境地面前,告别了热恋女友斑倪,从部队退役,选择了离家出走。这都让诺夫人对廖鸿威文父女恨之入骨。  巴甲去廖鸿威文家去找廖协商欠款事情,但廖已经到玛哈沙大宅去和诺夫人谈瓦妮达和巴壮的婚事,当听说巴壮已经离家出走,廖急火攻心,忽然想到巴壮的哥哥巴甲,就决定将女儿嫁给巴甲。诺夫人担心因诉讼家族名誉受损,就答应了廖的条件。巴甲和瓦妮达先办理名义夫妻的结婚协议,一旦玛哈沙家族还清债务两人就马上离婚。  瓦妮达告知姑婆父亲为她选择的婚事,姑婆一听说是玛哈沙家族,就晕了过去,蒙塔姑婆责备廖鸿威文将瓦妮达嫁入玛哈沙家族的决定,提醒不要忘了诺夫人的狠毒,担心瓦妮达的一生幸福。但廖鸿威文却信心满满,坚信巴甲是一个好人,也坚信自己女儿的善良一定会打动玛哈沙家人,并且告诉蒙塔夫人更主要的原因是希望瓦妮达能在玛哈沙大宅找到洗脱当年蒙塔夫人罪名的证据。
第3集  巴甲在母亲的逼迫下,为了维护玛哈沙家族的荣誉只好违心地答应了与瓦妮达结婚的协议。巴甲痛苦地在骑马场与马匹诉说心中烦恼,又碰到正对受惊马束手无策的瓦妮达,瓦妮达诚恳地请教巴甲,巴甲指导瓦妮达如何与马儿培养感情,两人的敌对稍有化解。  巴甲将与瓦妮达结婚的事情告诉了琵莎麦,琵莎麦痛苦不已,认为巴壮的过错不应当由巴甲承担。在巴甲耐心抚慰下,琵莎麦让巴甲承诺一旦还清债务,立即与瓦妮达离婚,并与琵莎麦结婚。  巴甲正在与廖鸿威文谈判结婚协议,好友盟迪少校走了过来,当听说是巴甲要与瓦妮达结婚时,痛苦地斥责巴甲夺了自己所爱的人,巴甲只好把内情告诉盟迪,盟迪心中稍感宽慰,重新燃起了追求瓦妮达的希望。  正当廖鸿威文家准备瓦妮达婚事的时候,蒙塔姑婆病情恶化,在离世前,蒙塔姑婆提醒瓦妮达将会遇到危险,并恳求瓦妮达将来到玛哈沙家族祠堂,为自己洗刷冤情,希望瓦妮达要用自己的善良打动玛哈沙家人。瓦妮达和爸爸悲伤的送走了蒙塔姑婆后,按照蒙塔姑婆的遗愿如期举行婚礼。巴甲也在结婚前夜对琵莎麦承诺今生只爱琵莎麦一人。
第4集  廖鸿威文请律师制定了详细的法律协议,并设计好了许多计策。结婚当日巴甲只是和盟迪前去应付,不料廖鸿威文准备了一切结婚的程序,在一片混乱中引诱巴甲在结婚协议上签下字。当巴甲打开新娘的房间时,才知道站在面前早有冲突的女孩就是瓦妮达,两人都愤怒地提出取消婚礼。但廖鸿威文拿出了协议,在逼迫下巴甲违心地说喜欢瓦妮达,请求瓦妮达嫁给自己。瓦妮达以为巴甲喜欢自己,最终举行了婚礼。  本来商定结婚后两人各自住在自己的家中,但廖鸿威文又拿出了协议,巴甲只好同意瓦妮达住进玛哈沙大宅。诺夫人听说瓦妮达要住进玛哈沙大宅,坚决不同意,但因为有协议,就赌气到邦巴英行馆去居住,临走之前嘱咐老女仆彤姨和男仆赖要百般折磨瓦妮达。  瓦妮达刚到玛哈沙大宅就遭到了彤姨的恶言恶语,当晚巴甲二话不说扔下瓦妮达就到自己房间去了。瓦妮达感到非常困惑,一再找巴甲询问内情,但巴甲遵守着对琵莎麦的承诺,对瓦妮达避而不见。
第5集  巴甲一清早去军营上班,遇到军中人士和将军都对他的闪电般结婚表示祝贺,这才知道廖鸿威文已经将巴甲和瓦妮达结婚的照片登在了报纸上,巴甲认为这是最大的耻辱,找到廖鸿威文质问,但廖却得意洋洋。  彤姨想尽各种招数整治瓦妮达,顽皮的瓦妮达也用各种方法进行反击。廖不放心女儿在玛哈沙大宅的生活,跑到玛哈沙大宅偷窥,发现女儿干着佣人的活儿,于是决定派援兵。彤姨痛斥瓦妮达,说巴甲大少爷是被逼才娶瓦妮达的,瓦妮达听后决心亲自要问清楚这件事,瓦妮达的围追堵截逼得巴甲无奈只好从窗户翻入房间。
第6集  廖鸿威文派来的援兵小女仆淳带着各种用品来到了玛哈沙大宅,淳一来到就赢得了赖的喜欢,淳开始和彤姨针锋相对,瓦妮达开心不已。  瓦妮达为了见到巴甲,问清楚巴甲娶自己的理由,搬着梯子翻入巴甲的房间,巴甲无奈只好说出是为了替弟弟还债才娶了瓦妮达,自己早有了恋人琵莎麦。瓦妮达这时才明白自己的婚姻并不是为了爱,瓦妮达说巴甲没有尊严,为了还债竟然听从了自己父亲的摆布,并抛弃了自己的爱人。  第二天瓦妮达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回家并决定与巴甲离婚,彤姨十分开心打电话告知军营中的巴甲。巴甲大吃一惊,叫彤姨务必堵住瓦妮达,因为按照协议,如果这时候离婚,玛哈沙家族又会遭到廖鸿威文的起诉。紧急赶回来的巴甲正好在路上遇到往回走的瓦妮达,硬是被巴甲塞入车内押回玛哈沙大宅。  瓦妮达闹着要和巴甲离婚,但巴甲坚决不离,瓦妮达痛哭自己不能左右这件事,巴甲心软,也感到了瓦妮达的无辜,两人冷静下来坦诚相对,答应作为名义上的夫妻直到玛哈沙家族还清债务。
第7集  小女仆淳和彤姨的争斗不断,赖已经明显占到淳的一边,彤姨斥责赖是叛徒。巴甲觉得自己是瓦妮达的法定丈夫,应当给瓦妮达生活费,但瓦妮达拒绝。廖鸿威文担心女儿,时时以协议为理由,要求巴甲照顾好自己的女儿。  瓦妮达和淳到后花园散步,发现竟然有美丽的荷花池塘,于是两人决定采摘荷花做料理,不料小船漏水两人掉入池塘中,瓦妮达的脚被水草缠住动弹不得,渐渐沉入湖中,淳吓得高喊救命,正遇到巴甲,巴甲将瓦妮达救上岸,瓦妮达表示感谢。  巴甲为了完成廖鸿威文的任务,只好约瓦妮达出去吃饭,这种举动又被瓦妮达识破,知道是父亲和巴甲的约定,因此坚决不去。瓦妮达在巴甲的逼迫下只好出去吃饭,但两个人各点自己的饭菜,冷漠相对。巴甲还未吃饭,瓦妮达就扬长而去,巴甲只好跟了出来,却不料正被琵莎麦看见。事后巴甲向琵莎麦解释是被逼才请瓦妮达吃饭,他表示对琵莎麦的爱永远不会变。
第8集  瓦妮达的大学好友甘拉雅和苏玛丽以为瓦妮达过着幸福的生活,她们找到玛哈沙大宅,告知她们的大学好友要结婚,邀请瓦妮达夫妻二人参加婚礼。瓦妮达为了不在同学面前丢脸,请求巴甲和她一起参加同学的婚礼,被巴甲一口回绝。  泰国的行宪纪念日即将到来,琵莎麦请求巴甲带自己参加活动,巴甲一口答应,不料在军营将军却命令巴甲等下属要带上自己的妻子参加活动。巴甲担心琵莎麦伤心,请求好友盟迪少校帮忙,拖住琵莎麦晚到半小时。巴甲请求瓦妮达参加行宪纪念日活动,瓦妮达也一口回绝,作为交换条件,巴甲同意参加婚礼,但瓦妮达要参加纪念日活动。  晚上巴甲穿好了礼服,等待瓦妮达准备,巴甲和淳姨十分忐忑,担心瓦妮达不懂礼节惹出乱子,却不料瓦妮达打扮好以后走下楼来,巴甲惊呆了,瓦妮达端庄大方,美丽无比。瓦妮达一入场就招来众多军官羡慕的眼神,将军和将军夫人赞不绝口,叫巴甲和瓦妮达跳第一支舞,引来众多掌声。不料琵莎麦看到此景非常愤怒,和瓦妮达第一次见面就挑衅地说是巴甲的爱人,而瓦妮达也不示弱地说自己是巴甲的妻子。
第9集  巴甲为了安慰琵莎麦,决定带琵莎麦和斑倪到邦巴英行馆去看望母亲诺夫人。琵莎麦和斑倪一到邦巴英,就向诺夫人说了瓦妮达的一堆坏话,两人鼓动诺夫人回到玛哈沙大宅去修理瓦妮达,让她受尽折磨。  巴甲三人去了邦巴英,瓦妮达和淳自由地在玛哈沙大宅转悠起来,竟发现在玛哈沙大宅后院纵深处还有一处住宅,这里住着安潘和安白兄妹俩,他们一见如故,兄妹俩对瓦妮达说了许多巴甲善事。  夜晚来临,赖说听到了鬼哭的声音,瓦妮达、淳、赖三人循着声音来到楼下小屋,才发现是彤姨高烧发出的呻吟声。瓦妮达赶紧请来医生为彤姨诊治,并不眠不休地照顾在彤姨身边,彤姨这时才明白瓦妮达的善良,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羞愧不已。瓦妮达问起彤姨以前有关姑婆的事情,彤姨支支吾吾没有回答。  诺夫人决定回到玛哈沙大宅,并强令巴甲将瓦妮达赶出玛哈沙大宅。巴甲回来后,彤姨告诉瓦妮达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并告诉巴甲一定要珍惜眼前的好人,这些令巴甲对瓦妮达心生好感,难以启齿将瓦妮达赶出大宅。
第10集  巴甲决定让瓦妮达搬到自己在军队的宿舍,避免母亲和瓦妮达碰面发生矛盾。军队的宿舍破旧不堪,瓦妮达坦然面对,和彤姨、淳打扫了一天才稍显出干净眉目。  诺夫人一回到大宅就颐指气使,将瓦妮达的物品清除房间,让琵莎麦住进了瓦妮达住的房间。巴甲只好请来好友盟迪,请求他帮忙将瓦妮达的行李带到军营宿舍。由于军营宿舍没电,盟迪夜晚送行李被误认为是鬼,被瓦妮达、彤姨和淳弄得满身泥污,盟迪却非常开心,表示每天都会来照顾瓦妮达。  巴甲想着母亲和琵莎麦的行为,感觉将瓦妮达赶到军营宿舍非常愧疚,于是到后花园散步排解心中烦闷,正碰上赖自斟自饮,于是就坐下来对饮起来,不知不觉两个人都喝多了,赖稀里糊涂将巴甲带到了军营宿舍,两人倒在客厅就呼呼大睡起来。由于没水没电,清晨起来的瓦妮达只好在院子里用水缸里的雨水洗澡,睡眼朦胧的巴甲走到后门正碰到洗澡的瓦妮达,瓦妮达可爱的身影深深地留在了脑海中。
第11集  廖鸿威文因不放心女儿在玛哈沙大宅的生活,又一次潜入大宅偷窥,正好碰到诺夫人,得知女儿已经搬到军营宿舍居住。当赶到军营宿舍看到女儿灰头土脸打扫卫生,廖怒不可遏地冲到巴甲的办公室,让巴甲履行自己的承诺,即便是名义夫妻,也要照顾好瓦妮达。  巴甲决定自己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要履行自己的承诺,于是也到军营宿舍居住,彤姨和淳暗自高兴。瓦妮达也为巴甲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让巴甲心生感激。  瓦妮达和淳积极整理院子,前后院种上了花草和蔬菜,短短的时间内就让宿舍内外有了生机。诺夫人知道儿子住在军营宿舍,在琵莎麦的鼓动下到宿舍去教训瓦妮达,诺夫人讽刺瓦妮达是平民,又翻出陈年旧事,说瓦妮达的姑婆就是没教养的人,瓦妮达一气之下不再奉陪。
第12集  诺夫人和琵莎麦又跑到巴甲办公室告恶状,没想到巴甲却认为母亲和琵莎麦不应无端生事,巴甲代母亲和琵莎麦向瓦妮达道歉,并答应帮助瓦妮达找出当年蒙塔姑婆被赶出玛哈沙的真相,同时也欣喜告诉巴壮来信了,巴壮正在南部工作,如果挣够了钱,还清欠款,两人就都可以获得了解放。  斑倪得到巴壮的信息后,急急赶往南部,却发现巴壮仍然还在赌博,并且工作非常艰苦,住的十分简陋,工资又很少,顿时对巴壮感到十分失望,担心还款遥遥无期。  因为军营宿舍非常简陋,瓦妮达用了一天的时间为巴甲赶制新床单,连晚饭都没有吃,巴甲听说后心中生出了异样的感觉,主动为瓦妮达送去了一杯牛奶。清晨瓦妮达为巴甲拉了一曲小提琴,让巴甲看到瓦妮达的才华。  斑倪回来后将巴壮的境况告诉了诺夫人,诺夫人对儿子心痛不已,更加痛恨瓦妮达和他的父亲。琵莎麦和斑倪决定到军营宿舍寻衅,她们破坏了花园,打了瓦妮达。瓦妮达伤心地感慨,就因为自己出身平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无法得到肯定。站在旁边的巴甲听到后,触动非常大,第二天一大早就和赖把毁坏的花园修复如新,让瓦妮达非常感动。
第13集  斑倪的母亲劝说女儿嫁给父亲的好友帕迪拉洽公爵,并提醒如果嫁给巴壮,只是一个虚名没有财产,一辈子吃苦受穷。斑倪权衡再三,决定嫁给年老的帕迪拉洽公爵。  瓦妮达为巴甲整理衣服,发现巴甲军装的领口已经磨损,就决定找裁缝店修理,到了裁缝店却发现主人是安白。琵莎麦为了讨好巴甲,假意到军营宿舍道歉,却正碰到巴甲正准备邀请瓦妮达吃饭,善良的瓦妮达提议三个人一起去吃饭,吃饭间琵莎麦总是故意显示出与巴甲的亲热,这令瓦妮达很尴尬。饭后,巴甲与琵莎麦单独散步遇到廖,廖挖苦了琵莎麦,琵莎麦就挑拨说一定是瓦妮达到父亲那里告状。巴甲回到军营宿舍和瓦妮达大吵一架,认为瓦妮达是伪装的善良和可爱,并决定回到玛哈沙大宅居住,并放出狠话,两人各干各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说瓦妮达如果寂寞,可以去找盟迪。  巴壮在南部得到斑倪嫁给帕迪拉洽公爵的消息痛不欲生,投海自尽,被川和妹妹春杏救了下来。川是巴甲的朋友,也是巴壮在南部工作的老板。川和春杏耐心开导,让巴壮明确自己的责任,做一个男子汉。
第14集  瓦妮达决定和安白共同开一家裁缝店,并且给裁缝店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姐妹花”,裁缝店一开张就因为两个美丽的女孩引来众多顾客。巴甲虽然口中说着互不干涉,但每日见不到瓦妮达也很诧异,彤姨和淳也是百般遮掩,令巴甲很担心,就询问盟迪有关瓦妮达的消息,却遭到了盟迪一番奚落。  瓦妮达和安白因为要赶制服装,晚上10点多才回家,正好巴甲也回来很晚,为了掩盖瓦妮达工作的事情,瓦妮达只好从后窗翻入房间。盟迪听说新开张的裁缝店老板娘貌美如花,就来到裁缝店一探究竟,一进门就和安白吵了起来,瓦妮达出面劝解,盟迪一看是瓦妮达非常高兴,希望允许以后能经常来裁缝店,同时也答应了瓦妮达要求不告诉巴甲的请求。  巴甲看到彤姨和淳的异样举动感到很奇怪,到了部队看到同事们提到“姐妹花裁缝店”时,盟迪怪异的举动,心生疑惑。巴甲也来到裁缝店探听情况,发现瓦妮达正在为盟迪量裁衣服,生气的巴甲拉着瓦妮达叫她回家,瓦妮达说出两人互不相干。巴甲只好把自己作为一名顾客,让瓦妮达为自己量裁衣服,看着瓦妮达为自己量裁尺寸,巴甲心中升起了关爱的感觉,晚上做梦竟然梦到了瓦妮达。  盟迪邀请瓦妮达看电影,巴甲虽然表面上不在乎,却也买了电影票跟了过来,并且巧妙地和盟迪调换了电影票。在昏暗的电影院内,瓦妮达和琵莎麦浑然不知坐在身边的人已经更换了,巴甲一直在看着瓦妮达的一哭一笑,而盟迪也对琵莎麦的亲热举动感到很兴奋。
第15集  逐渐巴甲和瓦妮达两人心中都越来越关心对方,但两人仍然冷战着。瓦妮达的老师邀请瓦妮达参加校友晚会,瓦妮达担心巴甲阻挠,就请彤姨、淳和赖遮掩。晚饭时分,彤姨、淳和赖想尽各种招数,还是被巴甲发现瓦妮达并不在房间内,三个人只好交代了实情。巴甲匆忙赶到了瓦妮达的母校,看到瓦妮达跳着泰国传统舞蹈,看着她优雅舞姿,心中越来越喜欢瓦妮达。瓦妮达的老师告诉巴甲,瓦妮达是学校的骄傲,品学兼优,多才多艺,有责任有担当,巴甲这时才知道瓦妮达内在诸多优点。  巴甲越来越关心瓦妮达,邀请瓦妮达一起吃晚餐。琵莎麦担心巴甲喜欢上瓦妮达,就叫诺夫人装病,导致巴甲不能赴约,却请盟迪去餐厅转告,盟迪借机邀请瓦妮达一起去骑马。
第16集  巴甲看到盟迪邀请瓦妮达骑马醋意十足,谎称将军找盟迪,从而支开了盟迪。巴甲和瓦妮达一起骑马赏花非常开心,瓦妮达的马不知跑到了何处,两人只好同乘一匹马回来。琵莎麦正好到军营找巴甲,看到此情此景,故意在瓦妮达面前给巴甲撒娇,说巴甲早就约好两人共进晚餐。盟迪借此机会也邀请瓦妮达一起吃饭,看到琵莎麦和巴甲的亲热举动,瓦妮达也赌气接受了盟迪的邀请。晚上巴甲看到瓦妮达迟迟未归,坐立不安。瓦妮达一进门,巴甲就大发脾气,要求瓦妮达以后不能单独和盟迪在一起。彤姨、淳和赖却非常高兴,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来巴甲已经喜欢上了瓦妮达。  安白和瓦妮达在裁缝店聊天,安白觉得巴甲和瓦妮达的关系很奇怪,瓦妮达如实告诉了安白,他们实际是名义夫妻关系。安白将此事告诉了哥哥安潘,安潘听后非常高兴,告诉妹妹自己喜欢瓦妮达,也升起了追求瓦妮达的希望。但安白劝解哥哥不要有此念头,因为她坚信巴甲会爱上瓦妮达。  琵莎麦越来越担心巴甲喜欢瓦妮达,就跑到裁缝店告诉瓦妮达巴甲实际很厌烦瓦妮达,希望瓦妮达用自己的钱为巴甲还债,尽快结束这种关系,瓦妮达答应了琵莎麦的要求,但巴甲坚决要自己偿还债务,因为他不舍得瓦妮达的离开。  巴甲被调到国防总参谋部,他的军中宿舍要移交给继任者,瓦妮达已无处可去,只能回到玛哈沙大宅。诺夫人坚决不同意,但又担心廖起诉她,就把瓦妮达安排在后院的小屋中。瓦妮达一回到玛哈沙,诺夫人和琵莎麦就给她下马威,立了诸多规矩,并要求佣人们不必尊重瓦妮达。巴甲看着瓦妮达住在破旧潮湿的地方,非常不安,尽力维护瓦妮达。
第17集  巴甲拜托彤姨照顾瓦妮达,但诺夫人和琵莎麦却想方设法折磨瓦妮达,将他们刚刚安好的竹帘扯坏,并诬陷瓦妮达动手打了诺夫人,并让彤姨和赖作证,没想到彤姨和赖站在了公正立场上。诺夫人恼羞成怒赶走彤姨和赖,瓦妮达留下了彤姨和赖,把他们作为自己的仆人,两人非常愿意跟着瓦妮达。  面对诺夫人和琵莎麦的不断欺负,瓦妮达也开始软中带硬地进行反击。盟迪和巴甲都接到了参加国标舞比赛的邀请,盟迪请求巴甲允许他带瓦妮达作为舞伴去参加,巴甲拒绝了盟迪,表示他要让瓦妮达做舞伴。由于玛哈沙家中的仆人都欺负瓦妮达几人,小女仆淳一气之下跑回家中向廖告状,廖跑到大宅告诉诺夫人他要起诉。巴甲赶到廖家,主动提出重新签订,尽心尽力爱护瓦妮达,廖觉得自己把瓦妮达嫁入玛哈沙家是一个正确决定。
第18集  瓦妮达到后院的安潘和安白兄妹家吃饭,吃完饭后,安潘送瓦妮达回来,碰到了前来探望的盟迪,两人内心都非常喜欢瓦妮达,一言不合扭打在一起。巴甲回来后,诺夫人和琵莎麦添油加醋说瓦妮达败坏门风,但巴甲根本不信,却邀请瓦妮达做自己的比赛舞伴,瓦妮达高兴地答应了。  为了配合默契,巴甲和瓦妮达每天晚上都在小屋的天井练习舞蹈,两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淳和赖也高兴地参与其中,大家其乐融融。琵莎麦看到巴甲没有把自己作为舞伴,就拉着诺夫人前来闹事,巴甲明确表示只把自己的妻子作为舞伴。  诺夫人和琵莎麦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将瓦妮达参加比赛的裙子剪坏,让瓦妮达无法参加比赛,为了在短时间内修好衣服,瓦妮达匆匆找安白帮助维修,也没有将此事告知巴甲。
第19集  巴甲接瓦妮达参加比赛,却不见了瓦妮达的踪影,琵莎麦得意地拽着巴甲到了比赛现场。巴甲在比赛现场烦闷,看到瓦妮达和安潘一起赶到,误认为两人是约好一起来的,气愤地拉着瓦妮达进入舞场,由于两个人都呕着气,一边跳一边斗嘴。琵莎麦也拉着安潘进入舞场,不断扰乱巴甲和瓦妮达的舞蹈,并在两人旋转之际,将瓦妮达拉倒在地,安潘冲上去扶起摔倒的瓦妮达,并要送瓦妮达回家,巴甲赶出来,命令瓦妮达跟自己一起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瓦妮达伤心地质问巴甲,他们本来是债务的关系,为什么总是命令她,是不是只担心瓦妮达的行为会影响玛哈沙的名誉。巴甲回答不是,面对瓦妮达不停的质问,他冲上去吻了瓦妮达,以这种形式表示了自己的回答。巴甲和瓦妮达都对接吻一事感到困惑,两人的内心都十分挣扎。瓦妮达到安潘家吃早饭,巴甲也追了过去,听到瓦妮达夸奖安潘会做饭,是好男人,巴甲也向彤姨请教做饭的方法。  斑倪嫁给帕迪拉洽公爵没几个月,帕迪拉洽公爵就去世了,并将全部财产留给了斑倪,斑倪表示还爱着巴壮,希望琵莎麦牵线,请求诺夫人和巴壮还接受她,她可以替玛哈沙家还清债务。琵莎麦拿着斑倪给的钱找到廖,要求还巴甲自由。廖认为是和巴甲签的协议,所以将琵莎麦赶出了廖家。
第20集  巴甲得知琵莎麦用斑倪的钱去还债非常生气,琵莎麦声称如果巴甲还清债务后不与自己结婚就去死,这令巴甲十分为难。安潘的公司在风景胜地恰安开会,同意携带家人,安潘希望妹妹安白和瓦妮达一起去。瓦妮达去告知巴甲这件事,却被诺夫人挡在楼下。瓦妮达无奈搬了梯子又爬到了巴甲房间的窗户上,正看到琵莎麦依偎在巴甲怀中,商量两人如何出去游玩,瓦妮达默默地离开了。  瓦妮达、安白、淳三人在海边玩的非常高兴,琵莎麦和巴甲也一起游玩到很晚才回来,回到家中就听到母亲说瓦妮达和安潘到恰安旅游去了。巴甲怒气冲冲到廖家询问瓦妮达的去处,廖很高兴看到巴甲对女儿的关心,告知了瓦妮达的住处。  瓦妮达看到追到恰安的巴甲,负气骑马而走,巴甲四处寻找,被雷电劈断的树枝击中头部昏迷过去,瓦妮达听说巴甲寻找自己未归十分着急,天不亮就出去寻找,救回巴甲后十分内疚,守在巴甲身边耐心照顾,两人感情经过这番周折进一步加深。
第21集  巴甲在瓦妮达的照顾下很快康复,巴甲一心希望瓦妮达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看到安潘献殷勤就非常不舒服,为此两人发生了冲突,巴甲买了玫瑰花,真诚地向瓦妮达道歉。两人一起骑车、放风筝、野餐,渡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两个人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冲突、新婚之夜等过往的事情,不由得相视而笑,两人的心中都有了对方。  诺夫人和琵莎麦知道巴甲和瓦妮达在一起,为了堵住两人感情的加深,诺夫人决定将瓦妮达住的小屋拆掉,彤姨和赖极力阻止,但力量悬殊,小屋被拆掉了。
第22集  巴甲和瓦妮达的恰安之行就要结束,巴甲搂着瓦妮达的腰照下了甜蜜的合影。两人回到玛哈沙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瓦妮达的住处没有了,巴甲认为母亲的做法太过分了,于是决定让瓦妮达和自己住在一起,并说夫妻住在一间屋子里很正常,瓦妮达对巴甲对自己的保护非常感激。  琵莎麦担心巴甲和瓦妮达共处一室会增进感情,就和诺夫人去偷听,因曲解了两人的谈话,拼命闯入巴甲的房间。诺夫人和琵莎麦扇了瓦妮达耳光,斥骂瓦妮达勾引巴甲。巴甲看着瓦妮达被打红的脸颊非常心疼。  巴壮收到了斑倪的信件,说自己已成为寡妇,有了大笔的财产,希望和巴壮重修旧好,并答应替巴壮还债。但巴壮已在这次打击中振作起来,努力工作,并已经与患难与共的春杏心心相知。  诺夫人和琵莎麦看到各种折磨瓦妮达的计谋最终结果都加深巴甲对瓦妮达的爱惜,就决定采用苦肉计。诺夫人叫琵莎麦服下泻药,并诬陷是瓦妮达投毒,不料却被瓦妮达识破,巴壮为母亲的卑鄙行为难过。
第23集  琵莎麦和斑倪看到计谋失败恼羞成怒,砸了瓦妮达和安白的裁缝店,琵莎麦不仅没有道歉,诺夫人也指责巴甲忘了为什么娶瓦妮达。巴甲非常痛苦,赖认为和已经不爱的人分手就可以了,但巴甲觉得自己对琵莎麦曾经有过承诺,因此只能努力控制自己不把对瓦妮达的爱加深。  巴甲开始有意识疏远瓦妮达,瓦妮达不明就里,询问巴甲原因,巴甲恶语相向,并说瓦妮达很烦。瓦妮达一气之下搬出了巴甲的房间,和彤姨、淳挤到了一个房间内。  瓦妮达、安潘和安白、盟迪在网球场打球,碰到了也来此打球的巴甲和琵莎麦、斑倪。琵莎麦不断挑衅,双打比赛变成了瓦妮达和琵莎麦的对决,琵莎麦故意假装扭伤了脚,巴甲只好抱着琵莎麦去疗伤,并故意在瓦妮达的面前亲吻巴甲。
第24集  巴甲委托彤姨将两人在海滨的甜蜜照片还给瓦妮达,瓦妮达询问原因,巴甲回答不想要了,瓦妮达气愤地将照片撕碎。瓦妮达到安潘家吃晚饭,回来的路上感慨自己没有兄弟姐妹,遇到难题不知和谁倾诉,安潘捉了一只萤火虫宽慰瓦妮达,瓦妮达暂时忘却了烦恼。  瓦妮达和安白聊天过程中得知原来玛哈沙大宅的主人是巴甲的大伯,大伯的夫人就是瓦妮达的蒙塔姑婆,安白的母亲原来就是蒙塔姑婆的佣人,并且说蒙塔姑婆是被陷害的,有可能是诺夫人的陷害,瓦妮达更坚定了为蒙塔姑婆洗刷冤情的决心。  诺夫人的60岁生日就要到了,他们决定把玛哈沙以前的旧物清除出去,当他们把巴甲大伯的照片丢掉时,被巴甲阻止住,并决定挂在大厅中央。当彤姨和瓦妮达帮忙时,瓦妮达从楼梯摔了下去,诺夫人和琵莎麦阻拦巴甲救护瓦妮达,巴甲十分生气,将瓦妮达抱到自己的房间悉心照顾。
第25集  琵莎麦看到巴甲不眠不休地照顾摔伤的瓦妮达,妒火中烧。琵莎麦纠集斑倪一起冲进巴甲的房间,将房门紧锁后,将虚弱的瓦妮达打晕在地。巴甲没想到琵莎麦竟然如此恶毒,愤怒地说出不再遵守承诺。善良的瓦妮达劝慰巴甲多关心琵莎麦。  诺夫人又想到一条恶计,叫瓦妮达筹办自己的60岁生日,借此机会在公众面前羞辱瓦妮达,叫瓦妮达自动离开。并打算设计琵莎麦和巴甲同房的一场戏,借此逼迫巴甲就范。  刚刚伤愈的瓦妮达开始筹备诺夫人的生日宴会,廖得知后猜到其中必有阴谋,叫女儿放心,生日宴会他一定到场支持。巴甲看到母亲如此使唤瓦妮达,也加入到筹备活动中。
第26集  生日宴会隆重热烈,诺夫人当着众人的面议论瓦妮达的平民出身,依旧诽谤蒙塔姑婆,当瓦妮达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廖出现了,逐一数落各位贵族向他借下的债务,这些贵族都羞愧地低下了头。诺夫人叫巴甲带着琵莎麦去跳舞,巴甲却直接带着瓦妮达去跳舞,廖非常高兴。  晚宴结束后,盟迪不愿离去,要和巴甲喝酒,琵莎麦在巴甲的酒中放了迷药。喝多了的盟迪把眩晕的巴甲送回房间,自己却进了琵莎麦的房间,并呕吐了琵莎麦一身。而头重脚轻的巴甲进入房间后直接躺到了瓦妮达的身边,并紧紧搂住了瓦妮达。第二天早晨醒来的巴甲既感到难为情,又觉得很甜蜜。
第27集  琵莎麦看到巴甲处处维护瓦妮达,质问巴甲是不是爱上了瓦妮达,巴甲细细回味两个人的过往,确信爱上了瓦妮达。巴壮来信告诉母亲,钱马上就要存够了,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回家了。诺夫人非常高兴决定全家到邦巴英旅行,并请当地的高僧提前选好巴甲和琵莎麦结婚日期。  瓦妮达一听说邦巴英行馆就是蒙塔姑婆临终嘱托要去的地方,就百般央求巴甲同意带着自己一起去,但诺夫人坚决不同意。固执的瓦妮达第二天带着彤姨、淳和赖偷偷跟到了车站,并自己买好了票。琵莎麦发现后抢走了车票,大家混战成一团,巴甲却说火车要开了,叫瓦妮达他们快上火车,巴甲十分高兴瓦妮达自己跟了过来。  火车到达邦巴英后,巴甲说瓦妮达作为自己的妻子有权住在邦巴英,而瓦妮达却十分着急地询问水中祠堂的位置。不会划船的瓦妮达勇敢地决定自己划船去水中央的祠堂,在巴甲的追问下,她告诉是去寻找洗清蒙塔姑婆冤情的证据,巴甲决定协助瓦妮达。
第28集  巴甲和瓦妮达来到水中央的祠堂,祠堂内安放着众多佛像,每一个佛像下都安放着马哈沙家族的一个灵魂,瓦妮达虔诚地跪在玛哈沙侯爵的像前,祈祷玛哈沙侯爵的灵魂能给以指点。  由于突然下起了大雨,巴甲和瓦妮达只好在祠堂内等待,瓦妮达坐在玛哈沙侯爵的佛像前,无意间触动了机关,发现了侯爵留在里面的一封信和价值连城的珠宝。信中将蒙塔姑婆的事情澄清,也说出了诺夫人就是诬陷者,由于自己重病被软禁,自己已无法亲自向自己的妻子道歉,希望发现信件的人澄清蒙塔夫人的冤情。瓦妮达非常高兴,巴甲非常羞愧,代母亲向瓦妮达道歉。  琵莎麦知道巴甲陪瓦妮达去了祠堂,恼羞成怒地逼着赖划船去找巴甲。两人到岸后,赖担心此处有鬼魂,扔下琵莎麦自己返回了。
第29集  看着属于自己的价值连城的珠宝,瓦妮达不为所动,只要求留下信件,珠宝仍然放回原处,并和巴甲拉钩约定不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琵莎麦看到巴甲和瓦妮达在一起,愤怒地关上了祠堂的门,她不知这个门是按有机关的,只能从外面打开,三个人被困在了阴森森的祠堂内。  琵莎麦面对困境只是大喊大叫,缠着巴甲不离左右,而瓦妮达却冷静地把祠堂内供奉用的蜡烛收集在一起,点亮后增加温度,琵莎麦自私地把蜡烛都放到了自己身边,并要求枕着巴甲睡觉。瓦妮达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祠堂的一角打着瞌睡,巴甲始终关心地注视着。  天刚放亮,勇敢的瓦妮达踩着巴甲的肩背爬出了高窗,虽然从高处摔下,并扭伤了腿,但瓦妮达还是努力挣扎到祠堂大门,和巴甲内外共同努力,打开了大门。
第30集  巴壮为了更快地筹够欠款,决定去做矿工,春杏非常担心,决定和巴壮一起去。春杏的哥哥川为了妹妹的幸福,给了巴壮一笔钱,并将妹妹的终身托付给巴壮。  经过祠堂事件后,巴甲看到了琵莎麦的自私,决定正式与琵莎麦分手,琵莎麦预感到不妙,提前通知瓦妮达来到两个人谈话的地方,琵莎麦紧紧抱着巴甲,又故意说出巴甲曾经对他的承诺,这些都令巴甲无法开口说出分手的决定。而看到这些的瓦妮达只能静静走开。  瓦妮达去祭拜姑婆,巴甲要求一起去,并问瓦妮达祈祷了什么,瓦妮达违心地说希望琵莎麦和巴甲结婚,自己早点回家,巴甲误以为瓦妮达不爱自己。巴壮来信下周就回家了,巴甲和瓦妮达两人怅然若失,都无法高兴起来。
第31集  巴甲和瓦妮达两人都无法入眠,不约而同来到了花园,想着分离的日子临近,两个人都非常痛苦。安白和瓦妮达聊天,使瓦妮达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巴甲。巴壮夜晚回家,被瓦妮达误认为是小偷闹了笑话,巴壮对瓦妮达的印象很好。  巴甲和瓦妮达两人来到花园,两人都问对方会不会忘记自己,巴甲说永远不会忘记。瓦妮达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她第一次紧紧地抱着巴甲痛哭。巴甲请求瓦妮达离开之前一定要给彼此到别的机会,表示自己还有许多话要对瓦妮达说,瓦妮达没有答应伤心离开。
第32集  巴壮到廖家还清了债款,要求廖尽快办理哥哥巴甲和瓦妮达离婚手续,把女儿接回家。廖到玛哈沙家来接女儿,巴壮看到瓦妮达和彤姨、赖之间依依不舍,而母亲等人幸灾乐祸,心中升起了疑问。廖看到女儿痛哭,意识女儿爱巴甲,鼓励她反击,但善良的瓦妮达不忍心做伤害别人的事情。  巴甲从军营回到家中,知道瓦妮达已经离开了,看着瓦妮达留下的信件,痛苦地流下了眼泪。巴壮看到哥哥痛苦,才知道巴甲爱瓦妮达,但巴甲认为瓦妮达离开玛哈沙是高兴的,瓦妮达不爱自己,巴壮鼓励哥哥如果爱瓦妮达必须表示出来。
第33集  巴壮将自己喜欢春杏的事情告诉了哥哥,并决心娶她为妻,兄弟两人彼此鼓励。巴甲来到廖家,告知瓦妮达不会改变爱她的心意,只是要等自己处理好有关的事情才能给瓦妮达承诺。瓦妮达只能隔着门无言痛哭。  盟迪从巴壮的口中得知巴甲是真正爱瓦妮达的,顿时觉得自己追求瓦妮达无望,痛打了巴甲。然后就跑到安白处向她诉说自己的伤心,两人实际早就在在吵架拌嘴的过程中萌生了情愫,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巴甲回到家中正式向琵莎麦提出了分手,琵莎麦为了挽回败局,不惜主动到巴甲房中献身,这更令巴甲感到厌恶。
第34集  巴甲、彤姨和赖到廖家看望瓦妮达,廖认为巴甲在没有解决好琵莎麦和诺夫人诬陷蒙塔姑婆的事情之前,不要和瓦妮达见面。琵莎麦决定最后一搏,跑到瓦妮达的面前割腕自杀,善良的瓦妮达决定马上和巴甲离婚。  廖带着女儿和律师到玛哈沙大宅办理离婚手续,诺夫人和琵莎麦得意洋洋,但巴甲坚决不同意,并当着众人面大声说出爱瓦妮达,也坚定表示已不再爱琵莎麦,琵莎麦几近疯狂大喊大叫。但巴甲不忍心在众人面前说出母亲陷害蒙塔姑婆的事情,让瓦妮达伤心离去。看着巴甲勇敢地说出爱瓦妮达,廖鼓励巴甲,并表示要想办法支持巴甲。
第35集  巴壮佩服哥哥的勇气,严词拒绝了斑倪的求婚,领着春杏到母亲面前,向母亲表示要娶春杏为妻。诺夫人怒气冲冲赶走了巴壮。两个儿子都没有按照她的意愿选择,诺夫人气得病倒。面对不可挽回的现状,琵莎麦和斑倪也跑到诺夫人面前,指责诺夫人为了自己的私欲,把两个人作为自己手中的报复棋子,两个人撂下狠话,无情地离开诺夫人。  廖了解巴甲无法揭发母亲的卑劣行为,所以谋划了席利拉侯爵的生日宴会。席利拉侯爵原名詹峻,就是以前被诬陷为与蒙塔姑婆私通的人。詹峻在生日宴会上陈述了当年蒙塔夫人为了救自己的性命,拿出自己的珠宝叫詹峻去偿还赌债,结果反被诬陷含冤而死的事情,终于为蒙塔夫人洗清了罪名。
第36集  诺夫人面对大家的质问,指责是廖的阴谋,巴甲希望母亲勇敢承认错误。廖让女儿公开在祠堂中找到的信件,善良的瓦妮达为了巴甲,谎称没有信件。她告诉巴甲和诺夫人她只想为蒙塔姑婆洗清冤屈,并不想报复。诺夫人非常感动,决心要积德做善事,和巴甲到蒙塔夫人的墓前真诚地忏悔。  诺夫人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并征求彤姨的意见给巴壮写了一封简短而蕴涵母爱的信件,希望巴壮带着春杏回家。巴甲单独约出瓦妮达,真心求婚,为瓦妮达戴上了结婚戒指。  玛哈沙家族为巴甲和瓦妮达再一次举行热烈的婚礼,廖这一次是真正将女儿的一生托付给了巴甲,拜托巴甲好好爱自己的女儿。巴壮也赶了回来,面对春杏叫出的妈妈,诺夫人感到很满足。  婚礼舞会一对对有情人的甜蜜也打动了廖和诺夫人,两亲家冰释前嫌也一起跳舞。两位家长在新房中按照民俗惯例给予了巴甲和瓦妮达祝福,两个人终于幸福地在一起。
1-56-1011-1516-2021-2526-3031-3536(分集剧情参考)

演职员表

演员表Tik Jesadaporn Pholdee/迪·杰西达邦·福尔迪饰Major Prajak Mahasak(Yai)/巴贾简介男主,面临破产的贵族少爷,喜欢瓦妮达配音沈磊Aff Taksaorn Paksukcharoen/泰莎昂·派索克乔纶饰Wandia/瓦妮达简介女主,男主债权人的女儿,善良,喜欢巴贾配音洪海天Joy Rinlanee Sripen饰Pisamai/琵莎麦简介男主未婚妻配音张安琪Boy Pidsanu Nimsakul/皮沙如·宁莎宫饰Captain Montree/盟迪简介男主的好友,军官,瓦妮达的追求者之一,喜欢安白Jaja Primrata Dejudom/屏拉妲·雷乌东饰Ampai/安白简介女主的好友,喜欢盟迪配音李晔盟帝·简安宋饰Dao Wongviboon/廖简介男主的债权人,瓦妮达父亲配音王肖兵段达·东卡马尼饰诺夫人简介男主的母亲配音范楚绒Kong Sorawit Suboon饰巴壮配音孙晔希拉·培拉饰安潘-饰Juang/淳配音李晔-饰Tong/彤姨简介男主家管家配音李敏妍-饰赖配音孙晔苹阿西彭·文郭明饰斑倪简介男主弟弟的前任女朋友,嫌弃他穷,因此分手Da饰春杏简介男主弟弟的妻子职员表

制作人 Da Hathairat Omtwanit 监制 涵秦拉·安麻达维尼 导演 Pajaew Yuthana Lorphanpaiboon 副导演(助理) 葛迪亚·魏村拉、塔盟帕·珊卡比邦 编剧 Panathee 剪辑 塔纳安·卡苏力亚 艺术指导 瓦恰拉尤·邦乐亚 美术设计 西迪查·曼可村、威昌·万索帕、苏帝·文通、万·撒拉鹏 造型设计 塔萨妮·詹文 服装设计 梅潘 录音 尚伟·兴唐廷 场记 吉蒂雅·希沙瓦 发行 The Bangkok Television Company Limited

展开其他工作人员泰国制作方发型:妮帕彭·财琼服装:协·玟维俐亚,安莉萨拉·班乔,堤拉差·舜塔,苏帕兰·玛莉通,葛诺席·希柏特,腊妲·司倪乐营销宣传:苏玛莉·瓦撒纳阿恰萨宫制作协调:隆麻纳·莫娜中国引进方引进出品人:袁坤燕,董京立总监制:李海渊总统筹:王云飞总策划:杨铁黎监制:谢小湛统筹:何然,陈文倩策划:李程,董静执行:陈玉柱,李萍制作:于莉,赵继华剪辑:马爱玲,朱琳后勤制作:果幼华引进制片人:孙乐萌发行人:董盈引进单位:北京一颗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考来源:每集视频开头和片尾工作人员名单处)

角色介绍

巴贾 巴贾少校为人正直善良,为了家族荣誉而不得不替弟弟娶了债权人的女儿。婚后磨合中为女主瓦尼达的善良所吸引,两人产生了真爱。 瓦尼达 瓦尼达美丽善良的女主,听从爸爸安排嫁给了巴贾少校。婚后逐渐爱上了男主,也查找并澄清了姑婆的冤案。最后赢得了男主的真爱。 琵莎麦 琵莎麦男主巴贾少校的女友和未婚妻,因为少校家的债务风波,未婚夫娶了瓦尼达而怨恨在心。在害怕失去爱侣的心理下变本加厉伤害女主瓦尼达,种种计谋用尽,却也彻底失去了男主巴贾少校的爱。

(参考来源:)

获奖记录

电视剧 第10届Kom Chad Luk奖最佳电视剧一诺倾情(提名)第24届日本国际电影电视节最佳海外剧一诺倾情(获奖)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电视剧一诺倾情(提名)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电视剧一诺倾情(获奖)2010年度top awards最佳电视剧一诺倾情(提名) 演职人员 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摄影一诺倾情(获奖)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女主角一诺倾情(提名)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服装一诺倾情(获奖)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剧本一诺倾情(提名)第2届Nataraj Awards皇家舞者大奖最佳男主角一诺倾情(提名)第25届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美术指导一诺倾情(获奖)第25届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男主角一诺倾情(获奖)第25届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女配角一诺倾情(获奖)第25届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女主角一诺倾情(提名)第25届Golden TV电视金奖最佳导演一诺倾情(获奖)第10届Kom Chad Luk奖最佳男主角一诺倾情(获奖)第10届Kom Chad Luk奖最佳女配角一诺倾情(提名)2010年度top awards最佳女主角一诺倾情(提名)第10届Kom Chad Luk奖最佳女主角一诺倾情(提名)2010年度top awards最佳男主角一诺倾情(获奖)第10届Kom Chad Luk奖最佳导演一诺倾情(提名)2010年度top awards最佳导演一诺倾情(提名) 民众票选 sudsapda杂志YoungSmart票选最受欢迎男主角一诺倾情(获奖)Seesan Bunthueng泰国3台粉丝票选最喜爱的男主角一诺倾情(获奖)Seesan Bunthueng泰国3台粉丝票选最喜爱的女主角一诺倾情(获奖)ABAC大学票选2010年度最受欢迎男演员一诺倾情(获奖)

(日本获奖的参考来源:)

拍摄花絮

或许是《出逃的公主》中杰西达邦饰演的军人角色太深入人心,新婚后的第一部剧他再次选择出演军官,定妆造型一出便引起粉丝关注,此次搭档的女主角Aff为三台当红花旦,两人合作极具吸引力。TIK获奖图片(18张)又一部翻拍戏,泰国3台似乎要把翻拍进行到底。该剧在1991年由Tua Saranyu Wongkrajarng、Mew Lalita Punyopas主演,是部很经典的戏。2010年版《一诺倾情》吸引了泰国财政部长的关注,在特别制作的宣传节目中部长还客串了一把,推行泰国政府的减债政策。

影片评价

正面评价《一诺倾情》的制作很精良,尤其是里面的服装,精美细致,丰富多样,很符合年代剧的特点。负面评价故事的发展有些老套。

播出信息(不完全统计)

(缅甸播出参考文献)

播出平台 播出剧场 播出时间    接档 被接档 泰国CH 3台   2010年8月23日起每周一、周二播出    《窈窕教主》   泰国ch3SD    2015年3月31日开始10:30至18:15          安徽卫视 《独播剧场》 2012年03月04日起每天晚上22:00    《西施秘史》 《出逃的公主》 《海豚真情剧场》 2013年07月22日起每天下午13:30    《铁石心肠》 《爱的被告》 《海豚真情剧场》 2013年08月08日起每天下午13:30    《你是我的眼睛》 《爱的被告》 安徽卫视    2015年02月04日起每天下午    《无忧的天堂》    台湾GTV八大戏剧台    2013年07月05日起          柬埔寨    2012年         缅甸
   ch7, Forever BEC-Tero 2014年11月
         

一诺倾情档案之演唱过的歌曲

2012-02-15歌曲:一诺倾情片尾曲 命中注定
2012-02-15歌曲:一诺倾情主题曲 天生一对
2012-02-15歌曲:一诺倾情片插曲 wanida

一诺倾情档案之所有专辑

2010年推出专辑:《一诺倾情插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