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汝佳(个人资料、信息、简介)

陈汝佳(个人资料、信息、简介)插图

简介:
陈汝佳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他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曾经就读的学校是宝盛沙地小学、荔湾南路小学。十岁的时候陈汝佳参加了广州市荔湾区少年之家合唱团,十三岁时到了广州市少年宫合唱团。初中毕业是第十二中学。 更多>

陈汝佳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他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曾经就读的学校是宝盛沙地小学、荔湾南路小学。十岁的时候陈汝佳参加了广州市荔湾区少年之家合唱团,十三岁时到了广州市少年宫合唱团。初中毕业是第十二中学。

歌手概况
歌手资料
歌曲(14)
图集(1)
专辑(2)

陈汝佳详细资料(以下内容包含:陈汝佳个人经历 星历路程 歌曲列表 专辑唱片列表等信息)
陈汝佳生日:1964-02-01

个人经历

10岁加入广州市荔湾区少年之家合唱团。13岁加入广州市少年宫合唱团高中毕业后加入轻音乐团,随团在各地演唱,他的歌声遍陈汝佳活动照与部分写真(16张)及南粤大地,是中国原创流行歌曲最早的演唱者之一,对中国原创流行歌曲传播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推动力。1987年春节出访英国、荷兰、西德、比利时,受到欧洲四国各界人士和当地华侨的热烈欢迎。1987年底拍摄个人演唱专辑《风靡88’陈汝佳的歌》MTV,为香港亚视、电视连续剧《狂侠·天骄·魔女》配唱主题曲。1988年1月以一曲《黄昏放牛》和《顺流逆流》获得首届神州龙凤歌汇大赛最受欢迎歌星奖。1988年5月以《外面的世界》、《故园之恋》获得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通俗唱第一名。1989年1989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演唱《故园之恋》。他荣获全国十大歌星。1990年获全国影视十佳歌星,等多个全国大奖,是广东唯一的全国影视十佳歌星,也是广东歌坛获全国大奖最多的、能走向全国最有实力的歌手。曾参加中央电视台怀仁堂“七.一”晚会——演唱《故园之恋》人民日报创刊四十周年庆祝晚会——演唱《黄昏放牛》世界环保日百名歌星演唱会——演唱《外面的世界》2000年2000年春节《同一首歌》相聚2000世纪演唱会——演唱《故园之恋》2000年5月1日宋祖英好日子大型文艺晚会特邀嘉宾。2000年5月20日,20世纪广东经典原创金曲演唱会,陈汝佳以一首当年李海鹰为他度身订做并由他首唱的《弯弯的月亮》正式宣告复出歌坛。2000年5月参加湖南卫视金鹰节快乐大本营专场,现场演唱《弯弯的月亮》、《人间烟火》等。2000年6月许建强《晚秋》作品演唱会,与杨钰莹、陈明同台演出,演唱由其原唱的《晚秋》(原版名为《愿你把心留》)、《迷梦》等歌曲。2000年夏天,参加四川电视台的“综艺大世界”歌友会。2000年中在广州中国大酒店举办“陈汝佳怀旧金曲夜”。2000年9月推出《陈汝佳新歌+精选》专辑。2000年10月13日,作为嘉宾参加安徽卫视《超级大赢家》。2000年12月15日,珠江经济电台14周年台庆暨“世纪魅力广播人大赛”揭晓,陈汝佳作为嘉宾献上了一首新曲《人间烟火》。2000年与陈妃平为黎耀祥、梁琤、于荣光、田蕊妮等主演的电影《陌路相逢》合唱主题歌《爱本无罪》。2000年在辽宁卫视举办《心跳约定》歌友会。2001年2001年1月12日,2000年度广东广播新歌榜(音乐先锋榜前身)颁奖礼1月12日在广州军区礼堂举行,陈汝佳演唱的《人间烟火》当选年度12首金曲之一,并获得十优歌手奖、“网上最受欢迎男歌手”以及全场大奖——由本地七大媒体娱乐记者组成的现场评判团现场评出的“全场最佳演绎歌手奖”。2001年2月17日晚,首届深圳“青春之星”电视形象大赛最后总决赛在深圳体育馆举行。中央电视台品牌音乐节目《同一首歌》与大赛颁奖晚会汇合,陈汝佳演唱《黄昏放牛》及《人间烟火》。2001年4月29日,陈汝佳与著名粤剧演员梁玉嵘、歌星张莹以及广州杂技团、广州木偶剧团的演员参加了广东电台和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为广州市少年教养管理所举行的“新世纪·新阳光·新青年”的“五四”大型帮教活动。2001年5月12日,陈汝佳与张莹、谢若琳等一众歌手受邀为广东电台音乐之声与广东省电信公司合作的大型户外直播节目“广东电信信息时空——周末快活SHOW”举行的盛大节目启播典礼演出。2001年7月14日,广东新歌榜(音乐先锋榜前身)2001年第二季季选颁奖演唱会,陈汝佳演唱的《碎了》及与张莹合唱的《感情问题》获奖。2001年9月20日,参加《同一首歌》走进常州演唱会,演唱《黄昏放牛》。2001年9月在广东电视台录制了一台《快乐音乐吧》的娱乐节目,与曾咏贤、汤莉、廖百威等当年红极一时的广东歌手们重温旧曲。2001年10月23日,广东新歌榜2001年第三季季选颁奖演唱会,陈汝佳演唱的《秋水》获奖。2001年12月14日,广东新歌榜2001年第四季季选颁奖演唱会,陈汝佳演唱的《空谷》获奖。2001年在央视《音画时尚》付林作品专场演唱会上演唱《故园之恋》。2001年12月31日,广东新歌榜暨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揭晓音乐会,陈汝佳演唱的《秋水》当选广州新歌榜年度十大金曲之一,并与张莹、廖百威、谢若琳演唱压轴歌曲《又见彩虹》。2002年2002年,为电视连续剧《让爱随风》配唱主题歌《一心不能两用》。2002年3月30日,参加央视《音画时尚》王洛宾专场音乐会,演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2002年4月14日,广东新歌榜2002年第一季季选颁奖演唱会,陈汝佳演唱的《一心不能两用》获奖。2002年4月27日,参加央视“《同一首歌》走进新广州大型演唱会”,演唱由其原唱的《晚秋》。2002年5月,在湖南长沙参加娱乐世界2002五一流行音乐周活动。2002年6月6日,与张莹、廖百威、方奕、黑楠,新人林骏、田心等音乐人齐聚广州流行前线为初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的中国队加油。2002年7月11日,由广东新歌榜改名的音乐先锋榜2002年第二季季选颁奖演唱会,陈汝佳与欣祺合唱的《爱的路上有你》获奖。2002年秋天,参加羊城晚报在海印广场的活动。2002年12月26日,参加“广州工行之夜———我们的声音”广东原创歌坛首届百名歌手演唱会,演唱歌曲《迷梦》。2003年2002-2003年,成为广东省流行音乐学会理事会一员。2003年5月,与廖百威、张莹、刘罡、张敬轩等二十多位歌手为由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发起的“献爱心·抗非典”心心相连公益活动录制专辑。2003年与伽菲珈而等推出发烧碟《HiFi风情/一杯香茶》。2004年2004年1月2日的《感动深圳》演唱会原本还邀请了当年在深圳红极一时的歌手陈汝佳,演唱的歌曲是曾风行一时的《黄昏放牛》,但很遗憾陈汝佳因在花都演出无法错开时间,最终与这台演唱会无缘。总结曾主演电视连续剧《情魔》,剧中饰演香港公子孙约翰并配唱主题曲曾出过六张个人歌曲专辑,早期推出的专辑都卖出150万盒以上。曾在广州、佛山、武汉等地方举办过十几场个人演唱会,首开广东歌坛个人演唱会先河。

星历路程

他清晰记得自己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唱《闪闪的红星》、《我爱北京天安门》时的情景,隐约觉得自己今后可能再也离不开音乐了。说起小时候的事情,他娓娓道来。陈汝佳没有专门学习过声乐,没有老师、父母亲人也没有谁是搞音乐的。他说:“我哥哥到是弹过吉他,这算不算熏陶?”说话的时候,因为熟络开着适度的玩笑。凭借自己对唱歌的热爱、良好的乐感和天资聪颖,陈汝佳唱歌真的是无师自通。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连乐理都是自学的,如果说有老师的话,那便是录音带。”高中毕业后,各地的轻音乐团纷纷成立,港台歌星大量涌入内地,年轻的陈汝佳一直想圆自己的“歌唱梦”,决定不再继续学业。之后他加盟广州越秀区的红棉轻音乐队,在广州爱群大厦的音乐茶座唱歌。当时一个月的收入已经相当于三个人的月工资,相当不错。陈汝佳陈汝佳知道自己音乐根基不牢,大量借鉴、观摩其他歌手的演唱方法。同时又很想找时间把外语学好,为此,还特别给自己起了一个英文名字Jeffrey。随后,去了珠海拱北宾馆的歌厅,在那里驻唱。一次,朋友带了深圳的一个老板去歌厅看陈汝佳唱歌,看到现场人气鼎沸,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这个歌手来的,老板说:“要想红就去深圳发展,在这边不会有什么发展的”一句话点醒了陈汝佳。1984年陈汝佳来到深圳。经过朋友介绍,陈汝佳到了深圳一家歌舞厅唱歌。之后穿梭在音乐茶座、酒廊、歌厅和夜总会,凭借着对香港歌手徐小凤惟妙惟肖的模仿,加上对流行敏锐的感悟力。陈汝佳在深圳磨练了两年,便在云集了过江猛龙的深圳闯出了自己的天地,曾经号称“多情的徐小凤”。那时就已经有香港的歌迷专程来深圳看他的演出。1986年香港的亚洲电视还因此请他为电视连续剧《狂侠天骄魔女》配唱主题歌。1987年春节,已经是深圳凤凰艺术精英团台柱子的陈汝佳,随团应邀到荷兰、德国、荷兰和英国伦敦的ODEAN戏院、曼城的APOLLO戏院和格拉斯哥柏威安的PAVILION戏院表演。虽然是台柱子,却是团里惟一的业余歌手,但同时也是获得掌声最多的演员。陈汝佳凭借徐小凤等歌手的歌曲给当地近千位的侨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夜之间成为知名人士。陈汝佳的这次出行,使他成为中国流行歌坛第一位出访欧洲的歌手。1987年,陈汝佳在上海演出的时候,父亲因病离世,无法弥补的懊悔一直缠绕在他心里,他不能原谅自己。父亲给予他的博大的爱他时常在脑海里回想,他也记得父亲曾经告诉他:“男孩子要自己去闯世界。”同年7月,陈汝佳来到了深圳香江酒楼夜总会凯旋门歌舞厅做职业歌手,在那里长期驻唱。老板提供食宿,每月的薪酬是2000港币。很快很多人都知道那里有一位从广州到珠海又辗转来深圳的歌手,唱得相当不赖,十分受欢迎。依然是1987年的春天,深圳市举行首届“新园杯”普通话歌唱大赛,这是一场美声、通俗、民族三种唱法混合的比赛,来自全国各地的463名著名歌手云集深圳。经过几轮的筛选,时间已经迈进了1988年。1988年1月16日晚,大赛在深圳会堂进行总决赛,由深圳、广州、香港的近二十名专家组成的评委,一致认为陈汝佳的歌声真挚,情感表达准确。面对着众多的评委和上千的观众,最后代表香江酒楼的陈汝佳以优美的墨西哥民歌《黄昏放牛》力挫群雄,获得了第一名,奖品是一台珠江牌钢琴,这台钢琴还保存在他的家中。陈汝佳乘着比赛的东风,深圳电视台决定选送陈汝佳代表深圳去参加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通俗唱法业余组)。进入复赛后,当时陈汝佳演唱的两首歌都是齐秦的歌曲,当时大赛组委会有规定,参赛选手的歌曲,一定要有一首是创作歌曲。为了继续比赛,陪同陈汝佳一起参赛的深圳电视台的编导在相关朋友的推荐下,找到了付林(作品有《小螺号》、《童年的小摇车》、《故乡情》、《妈妈的吻》、《相聚在龙年》等),希望从他那里找到一首歌。1988年3月下旬,陈汝佳和女编导找到付林,在付林的眼中“陈汝佳是一个很有礼貌的歌手,头发旁边染了那么一缕,比当时的北京歌手洋气多了,但是我能接受。”付林刚好不久前写好了一首《故园之恋》,误打误撞陈汝佳遇到了一首好歌。陈汝佳接连两个下午去付林那里学习这首歌,写真精选集(11张)陈汝佳是那种识谱很慢但是很扎实的歌手。由于时间紧迫,两天下来,陈汝佳开始打退堂鼓,编导在一边鼓励他,付林也赞他“你音色也不差,形象也很好。”陈汝佳自己生着闷气回到住处练,又怕嗓子练得疲劳不能参赛,那一周的日子过得简直如履薄冰。这首歌在原来并没有那么多假声,但是陈汝佳为了适应自己的演唱风格,加入了自己的想法,也因为有多年和乐队现场合作的经验,这也是他后来取胜的原因之一。“他学得的确很慢,但是学后很稳定,发挥得也很好。”付林回忆时说。《故园之恋》这首歌的前奏启用了民歌《摘葡萄》的音调,88年的时候,国内的作曲家在港台歌曲的冲击下,寻求转型和突破,这首歌在中段部分还是回到了“当初流行音乐的时尚感”在结束部分又回到了民歌的境地。这种创作风格在随后的决赛当晚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除了它的新意之外,这和作者固有的创作风格也有着很大的反差。付林当时已经是作曲大家,很多青年作者都把自己创作的歌词寄给付林,唐山的李川和亦尘就是其中的两位,他们两位合作的歌词被付林编成歌曲之后,李川后来去了二炮文工团,亦尘则去经商了。当时24岁的陈汝佳不负众望,凭借《故园之恋》和《外面的世界》,和杭天琪、孙小云、姚晔、胡月、杭宏、蔡红虹等12名歌手过关斩将,从五万多名参赛选手中杀出重围,以总分数排名第二进入决赛。随后的日子陈汝佳将要和已经名声在外的杭天琪、胡月等歌手一起在决赛中角逐冠军。这次大奖赛从复赛到最后总决赛一共持续了近两个月。当时歌坛已经开始刮起猛烈地“西北风”,“劲”歌摇滚是歌坛主流,反映到比赛现场,男声女声都以西北风格的歌曲参加比赛,像《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陈汝佳根据自身的嗓音特点,选择了舒缓悠扬的新歌《故园之恋》和自然清新的翻唱歌曲《外面的世界》参加比赛。1988年5月14日晚19点40分,中央电视台对决赛进行现场直播。当晚,决赛里的12个参赛选手中,只有两个男选手,而且竞争也是在他们两人之间展开。第六个出场的陈汝佳深情、柔美的演唱风格再次赢得专家评委的认可,最后以全场最高分9.70分力拔头筹,成功跑出,夺得年度业余组通俗唱法第一名。评委朱逢博在决赛当晚给陈汝佳打了一个满分,可惜由于比赛规则限制,这个最高分被去掉了。王昆、李双江、王酩、李谷一等评委都对陈汝佳的演唱给予较高的评价,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在场外这样评述陈汝佳:“我认为陈汝佳的歌声是很动人的,而且感情深厚、真挚,字里行间透着一种民族化的感觉,表演娴熟、潇洒,用我们唱歌的话说是抖搂得开,话筒运用得不错。”很多评委都感叹:原以为来自特区的歌手必定演唱的是劲歌,没想到他竟可以唱出这样的款款柔情。那一年,深圳电视台作为当时的地方电视台,第一次得到国家级最高荣誉——伯乐奖。获了奖,陈汝佳开始有点发蒙,随后又十分激动,毕竟自己的歌声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观众的喜爱。其实,作为一个歌手,想要得到的也不过是这些。当时,付林举办了一个声乐学习班,很多著名的歌手都是他的学生,男生女生宿舍设在海政歌舞团,条件不是很好,陈汝佳也很想参加这个培训班,以提高自己的演唱水平。但是深圳电视台的编导希望老师可以单独教课,学生也单独住宿,但是由于条件有限,这种要求根本达不到。陈汝佳没能在学习班学习,只好遗憾地和北京说再见。冠军的奖品除了证书,还有赞助商提供的阿里斯顿电冰箱和五洲牌自行车,这是那个年代很多歌唱比赛的特色。一夜之间,那个留着飞机头,右侧还染着一缕银色头发、深凹的眼睛、两道浓密的剑眉、轮廓分明的陈汝佳走进了千家万户。那之后他辗转收到了全国各地近千封热忱无比的求爱信,其中有些就把自己爱的表白直接写在明信片上。他说:“我也希望过上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妻子不一定很漂亮,但是一定要有文化,会体贴人。这种来信我也没有办法回啊,演出比较忙,也没有时间,闲下来就想睡觉。真的谢谢她们呢。其实我24岁的时候,就时常做梦。梦到有个小孩叫我爸爸,现在很多朋友都让自己的孩子叫我干爹,叫得我很开心,但是,还是自己有个小孩好,我妈妈对我这件事特别着急。”回到深圳,深圳电视台举办了一个小小的晚会,庆贺自己获得了“伯乐奖”,顺便庆贺陈汝佳的得冠,只逗留了两个晚上,陈汝佳又要回北京参加各类排得满满的演出。这时,北京和上海的很多艺术团体向他招手,但是也许是一个人习惯了,他并没有接受。他说:“我觉得我还是不进专业团体好。可能是散漫惯了,我怕我接受不了被人家管的生活。”1988年,珠江电影制片厂的《女人街》剧组找到了他,希望他可以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但是陈汝佳婉拒了。同年,陈汝佳应广东电视台的邀请,在20集电视连续剧《情魔》当中饰演男主角孙约翰,这是中国首次由流行歌手主演的电视连续剧。这部根据上海作家胡万春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讲述了一个黑社会组织在侵吞美籍华人赵某兴办的雷诺公司资产的故事。陈汝佳在其中饰演来自香港黑社会的“花花公子”孙约翰,他和当时正走红的女歌手艾敬演对手戏。这个角色和陈汝佳本人有着极大的反差,由于剧本故事架构本身的薄弱,电视剧引起的反响不是很大。多年后,有好事记者采访他,让他给自己当时的成绩打分。他说:“我接这部电视剧,一是因为可以角色比较吸引我,因为都说和我反差太大,我想试试。二就是我可以在其中演唱几首插曲。《难解的迷幻》就是其中的一首。也许成绩一般,但是,我总算努力了,而且我也在拍摄期间认识了很多朋友,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就是收获,还算比较满意。”摘取全国大赛第一名的桂冠之后,陈汝佳又在1989年4月,获得了国家文化部颁发的“中国十大歌手”这一光荣称号。而5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二届神州龙凤歌汇演唱大赛”上,陈汝佳等15位歌手先后亮相,这场仿照日本红白歌赛而举行的男女歌手对抗大赛,不但拼演唱技巧、还有服装造型,最后陈汝佳夺得男歌手金龙奖,金凤奖得主是上海籍歌手李玲玉。事实上,在1988年2月举行的“首届神州龙凤歌汇大赛”上,陈汝佳就曾获得最受欢迎演出奖。真的好歌,必是他的人比他的歌更好,陈汝佳就是这样的人。从来没有听说他和谁吵架了,他怎么耍大牌了,甚至演艺圈常见的绯闻也没有。朋友收取了高额出场费后,骗他说自己的朋友酒店开业,让他帮忙去唱两首歌。事后知道真相,他也不介意,“毕竟人家曾经帮过我的忙,没关系。”还有一次,唱了一个晚上,老板欺负他没有事先签约,赖着不给演出费,陈汝佳只是笑笑,“大不了我以后不来你这里唱歌了,谢谢你给我提供这次演出机会。”别人问他你怎么不生气?要不找人教训他一顿?“不用,我又不是缺这些钱,而且那老板可能最近生意不好,不然他不会这么做。”话里有年轻人的豪爽。陈汝佳的台风从容、淡定,歌声韵味十足,舒缓悠扬、洒脱飘逸,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其实,陈汝佳能够走红歌坛,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首先他能够找对自己的嗓音特点,针对嗓音选择歌曲。他这样说:“我的外形和声音比较接近抒情歌曲,如果让我唱那种‘喊’的歌,我唱不动,即使我真有那样的声音,我的样子也不像。”八十年代末期,中国流行歌坛刮“西北风”、“囚歌风”,不然就是港台歌曲的天下,陈汝佳也唱港台歌曲,但是,当时《故园之恋》、《外面的世界》、《扬州小调》、《叉烧包》、《顺流逆流》这些带点民族味道的流行歌曲无疑是歌坛的一股清流,别具一格,人们喜欢并接受他显然是有道理的。陈汝佳是个虔诚的佛教徒,陈汝佳的个性内向,不合群,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他解释说:“那是因为不熟悉,熟悉了就没问题。”只有和他非常熟悉的朋友,他才会比较放得开。作为一个名满神州的歌手,他的身上没有逼人的光芒,忧郁中蕴涵着深情和柔情。他平时喜欢一个人看电影,喜欢一个人逛街,业余的时间喜欢画画、搜集小工艺品,他搜集的几百个搪胶公仔和汽车模型,使他和外甥和外甥女可以玩到不肯吃饭,姐姐笑话他孩子气,他也不以为意。每次演出回来,孩子们就会聚集在他身边,问他又带回来什么“好东西”。和朋友聚会的时候,他说“真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啊,叫我爸爸的时候,我一定幸福得不得了。”这个愿望他终于没能实现。陈汝佳十分向往北方的冰雪,终于在得到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后的第一个冬天去了北国哈尔滨,看到冰雕,他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同行的朋友为他拍照,他激动的扑在了雪地上。“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们这里的人都那么开朗了,看到这么洁白的世界,人的心都安静好多。”事隔两年,陈汝佳又特别在哈尔滨的冰雪节开幕式再次来看雪,身边的游客认出他,要求签名,他伸出快冻僵的手,哆嗦着签名,还不忘开玩笑:“我的心都在颤抖,写的字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陈汝佳从不讳言自己喜欢徐小凤,甚至当初有人说他是“徐小凤第二”他也不介意,“我在歌厅唱歌时就是唱了很多她的歌啊,还唱过别的歌手的歌啊,我确实很喜欢徐小凤的歌。”陈汝佳选歌非常挑剔,自己要喜欢,观众也要喜欢并值得回味的歌才行。他也很喜欢挑选唱那些在艺术处理上有难度、情调深沉、有深度的歌,这在他的专辑里我们可以深切体会到。《黄昏放牛》这首墨西哥民歌并不是陈汝佳首唱,但是十分难得的是,他在这首歌原来的基础上,把真假声转换进行了再加工,不但比原来的更加舒畅,而且稍有的生硬感也消失殆尽。清风吹拂的夕阳里,袅袅炊烟映衬着天边的一抹红云,牧童在富庶的土地上骑着牛儿吹着短笛从远处走来。自此,陈汝佳的演唱把《黄昏放牛》推向了极致——成为很长一个时期内大陆的男歌手参加比赛的必选参赛曲目。 陈汝佳喜欢黑色,这从他的表演风格中可以看出端倪,淡淡的,有点忧郁的。他解释说“黑色永远不会过时。”熟悉他的朋友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台下内向、甚至有些腼腆的他到了台上像换了一个人,北京的记者问他:“你怯场了怎么办?”他回答说,“我现在从不怯场。”有记者后来观察,原来陈汝佳不但跟灯光师协调,还自己试话筒,现场多次走位,服装更是弄得丝毫不乱。当然,准备工作做得足,心里有底,怎会怯场?陈汝佳做事认真,拿演出服来说,他通常是自己设计,自己缝制,姐姐说他浪费时间,不如交给裁缝。陈汝佳说:“以前是这样的,但是不是尺寸有偏差,就是那些珠啊片啊缝得不结实,有一次我在台上,都感觉到珠片落在脚上了,好糗啊。现在自己做挺好,不但工整还很结实。”陈汝佳得奖之后,演出机会暴增,但是细心的朋友发现,他从不在台上向观众说“你们好吗?”诸如此类带动现场气氛的话,也从不在唱歌过程中,利用百忙的间隙向观众说“谢谢”“我觉得观众就是看我唱歌来了,我好好唱就是了,而且我觉得那样就不是很尊重观众。而且也会影像我的演出情绪,唱不好我会觉得很丢脸。”陈汝佳这样解释。个人专辑《陈汝佳 88风靡》和随后的《陈汝佳 88大奖赛》推出后的三个月,销量即突破百万。同时深圳电视台还特别为陈汝佳拍摄了音乐电视专辑,将他的6首代表歌曲以画面的形式展现出来。1989年,陈汝佳挟带着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的声威,推出歌曲专辑《89陈汝佳》,成为了年度最畅销的歌曲专辑,由于专辑热销,加工录音带封面的印刷厂自己应承不了猛增的印刷数量(专辑中当时加赠了明星年历卡),不得不把一些印刷订单委派给别的厂家,结果由于合作单位印刷质量不过关,专辑的封面产生颜色重叠,也由此产生了同一盘录音带有两种不同印刷效果的现象。1989年12月,在认真考虑了自己的实力、知名度、观众的承受能力,并积蓄了足够的信心和累计了一定数量的自己的歌之后,陈汝佳分别在广州、佛山、武汉等地举行了自己的十余场个人演唱会。在广州体育馆举行的演唱会是广东省第一个男歌手举行公开的个人演唱会(之前女歌手刘欣如和汤莉都举行了自己的演唱会)。门票最低票价15元、最高票价25元,价位并不低。而陈汝佳在夺得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业余组第一名后,和全体歌手去全国巡演,在哈尔滨站,最高票价也不过15元,占了一个普通工人月工资的五分之一。在广州,由于长期受香港文化的侵袭,人们已经很少听普通话的歌曲,听的歌曲也都是香港当红的“梅、谭、张”等歌手的歌曲,即使这样,陈汝佳在广州的门票也卖出了九成多,销售反映空前良好。这场演唱会在广州创下了史无前例的纪录,其中制作费用就耗资20余万元。而用于宣传的费用也超过4万元。广州体育馆里搭起了一个会旋转的、漂亮而又实用的、建馆以来面积最大的舞台。这场陈汝佳的个人演唱会同时集合了电声、民乐、管弦乐的26人大乐队,集合了20名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班的舞蹈演员、8名上海时装模特队和40名儿童,演出班底在当时可谓鼎盛至极。他们的表演与陈汝佳的演唱融为一体,使演唱会不仅在听觉上,而且在视觉上达到了良好的效果。陈汝佳准备的35首歌曲当中,歌曲类型涵盖了普通话、粤语、日语和英文歌。陈汝佳除了准备了几套新的演出服,还找来他一直敬重的朱逢博老师以及和唱《烛光里的妈妈》的张强作表演嘉宾。在演唱会上,53岁朱逢博演唱了《掌声响起来》和《北风吹》。而东方歌舞团的张强则和陈汝佳对唱了《忘不了你》。在最后一场演唱会中,细心的人士观察有六十多人分别上台献花献吻,场面十分疯狂。表演嘉宾朱逢博也表现出少见的幽默,在演唱前她对陈汝佳说:“刚才很多女孩子吻了你,是吗?请允许我像母亲一样,吻一下你的额头。”全场顿时笑声、掌声响成一片。得了全国的歌唱比赛冠军后,陈汝佳就不再有平静的日子,一是感情一直是他心头的一块心病,二是连番的演出,几乎没有时间休息,身心俱疲,难免烦躁,偏偏他又很固执倔犟,不愿多做解释。1993年秋天,那场恋情终于了结,原本就身体虚弱的他大病了一场,母亲心疼儿子,几经劝说,10月份陈汝佳远赴澳大利亚,一边帮哥哥打理餐馆的生意,一边进修声乐和乐理,暂别歌坛。20世纪90年代初正流行“出国热”,在澳洲的哥哥一直想让弟弟陈汝佳办理移民,但是陈汝佳不肯,只是一直工作、学习,看到弟弟开心快乐的生活,哥哥也就不再勉强。时间在悄悄的流逝,也许时间可以把一切淡化。 当年的恋人在1997年再次给澳洲的陈汝佳挂了电话,陈汝佳知道一切都过去了。他又回到了家乡。2000年春节前夕,久违歌坛的陈汝佳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节目的舞台上,一首《故园之恋》再次赢得了观众们雷鸣般的掌声。1999年底一台为了纪念广东歌坛20年的纪念性晚会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中,2000年5月20日,筹备了半年的“二十世纪广东歌坛流行音乐经典金曲纪念演唱会”终于拉开帷幕,陈汝佳、毛宁、程琳、高林生、林萍、光头李进、周冰倩、中国力量、甘萍、李春波、刘欣如、沈小岑、杨钰莹、朱德荣、陈明、火峰、……先后走上舞台。陈汝佳以一首《弯弯的月亮》复出歌坛。事过境迁,歌坛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陈汝佳发现许多歌手都是他所不熟悉的。在1993年离开中国后,中国的流行歌坛不但有央视的“东方时空”为原创歌曲推波助澜,大规模的歌手被包装成各式的偶像从南到北的波及开来,全国的电视台都有节目固定播出歌手的MV,电台的排行榜也如雨后春笋,中国原创歌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2004年陈汝佳于2004年1月12日因心肌梗塞导致死亡。陈汝佳心肌梗塞致死,当天是梅艳芳出殡日广东著名歌手陈汝佳于2004年1月中旬被爆出已经去世,距离其实际去世时间已经一年。鉴于其家属自事件发生之后一直未出来证实其死因,所以外界纷传41岁的陈汝佳乃因吸毒猝死家中。陈汝佳生前的朋友兼化妆师丁枫经与陈汝佳家人沟通,愿意公开陈汝佳的死亡之谜,还其清白,以让陈汝佳的歌迷和朋友们知道真实的原因。他说,陈汝佳于2004年1月12日因心肌梗塞导致死亡,当日正是香港乐坛巨星梅艳芳的出殡日。生活中的陈汝佳幽默风趣依然在化妆界活跃的丁枫说他自小就是陈汝佳的歌迷,2000年经朋友介绍得以认识陈汝佳,并与其成为朋友,时常会一起相约到惠福路的咖啡厅聊天,并在一些活动中为其化妆。丁枫说,生活中的陈汝佳与其忧郁的舞台形象完全不同,非常健谈,而且幽默风趣,常常说笑话逗人开心。后来,陈汝佳介绍他帮自己的三姐绣眉,之后陈的家人觉得效果很好,所以其他两位姐姐及陈母都找他绣了眉毛,由此丁枫跟陈的家人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节假日会常常电话联络并会时不时去看他们。
  丁枫说感觉陈汝佳身体一向比较虚弱,但也不觉得他有什么病。印象很深的是2003年丁枫有个化妆造型展示会,陈汝佳当时以朋友和歌手的身份参加,那天陈汝佳发着烧,流着虚汗,衣服后背全部汗湿,丁及其助手都劝其离开,但陈却一直坚持到活动结束,还即兴上台演唱了《秋水》和《黄昏放牛》两首歌曲,之后还应歌迷要求签名。
  丁枫说自己最后一次见陈汝佳是在2003年的春节前,当时是在咖啡厅聊天,他跟陈汝佳说起当年陈要是不出国的话,在歌坛的地位可能已经无人能及,因为后来的刘欢、毛宁都翻唱过他的歌,而且大红大紫,但其实声线都不如他好,当时陈汝佳只是很感慨地笑笑,却并没有说什么抱怨的话。因感偶像病逝心肌梗塞和陈汝佳的其他朋友一样,丁枫说自己也是通过报纸才看到陈汝佳去世的消息。他当时很难置信,立即就将电话打到陈的家中,当时是陈母接的,“阿姨没听出我的声音,一听说我找陈汝佳,就说他不在,然后就把电话挂了。”第二天丁枫又再次将电话打过去,这次陈母听出了他的声音,“我就跟阿姨说,不要听外面的报纸乱写,但阿姨当时就哭了,跟我说陈汝佳已经不在了。”
  丁枫说,陈汝佳的三姐随后在电话里告诉了他陈汝佳去世的情况。那天是2004年的1月12日,正好是香港乐坛巨星梅艳芳的出殡日,陈汝佳一直视梅为偶像,当时就有些情绪激动。一家人正围坐看电视,陈汝佳嘴里说了一句含混不清的话之后,随即倒地,他三姐随即过去给他揉背,家人急召120,15分钟后120车赶到,医生为其注射强心剂的时候,发现已经无法注射进去,结果陈汝佳一句话都没留下就去世了。

陈汝佳档案之演唱过的歌曲

1989-10-23歌曲:故园之恋
2010-05-27歌曲:晚秋
2010-05-27歌曲:弯弯的月亮
2010-05-27歌曲:心中的安妮
2010-05-27歌曲:暴风一族
2010-05-27歌曲:空谷

陈汝佳档案之所有专辑

1989年推出专辑:《89陈汝佳》
1988年推出专辑:《风靡88》

赞 (0)